当前位置: 首页 > 头条

屠夫身上有没有类似“煞气”一样的东西,让动物害怕?

你说的这种“煞气”是的的确确存在的。我们称为杀气。

我小舅就是这样的人。我小舅十几岁跟着我姥姥闯关东去了东北,干的就是屠夫的营生。听我姥姥说我小舅天生就是干这个的材料。啥都不怕,敢下手。开始是杀猪,后来杀狗。

十几年前回来了。第一次来我家,我家那时候养了条大狼狗。老远看着我小舅叫唤。等他走近了,那狗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小舅上去就抓住狗脖子,对着狗说就你这样的还敢朝我呲牙?用不了五分钟我给你皮扒了。平常我小舅总是乐呵呵的,但他对着狗说话的时候我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感觉从脚心凉到头顶。就好像他随时都会拔刀对着你的脖子来一下。

偏偏我小舅还喜欢吃狗肉。他自己说死在他手里的狗最少也有五百。这几年跟着他也是吃了不少狗,也看见他杀狗。我感觉跟杀鸡没啥区别。不管多厉害的狗,在他跟前都是乖乖趴着,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是那种明明知道自己会被杀死,却生不出勇气反抗的那种。

前几年我姐夫送给我大爷的一条藏獒从笼子里跑出来。怎么都弄不进笼子里,大家也都不敢靠前。我给我小舅打电话问能不能帮弄进去。不到五分钟,我小舅腰上别着刀子就来了。我说让你帮弄笼子里你拿刀干啥?他的意思是那狗要敢呲牙就弄死。人家就那么随随便便的走到狗跟前,突然大吼一声“趴下”,很难想象我小舅一米六几的身高,能发出那么雄浑的吼声。那狗还就乖乖趴下了。紧接着对着狗脖子就是两脚,那狗就趴在地上连动都不动。然后对着屁股又是两脚,指着狗笼子吼了一声“进去”那狗还就乖乖进去了。整个过程狗连叫唤一声都没有。

动物对这类杀气是比较敏感的。像我小舅这种人,平常的时候人是感觉不到他身上那种杀气的。但是动物可以,就好像杀生多了身上有某种气味一样。

我表哥的姥爷,曾经参加过朝鲜战争。那是真正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士。平常也就是那种很和蔼可亲的老头。可当他发怒的时候,那眼神那表情,是真的能让人不寒而栗。我表哥说曾经他姥爷就那么看着他,也不说话。就能给他吓的双腿发软,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煞气…这东西!还真是有。

成年人火气足,感觉不到。

说说我舅。舅舅在农村就是几代人杀猪宰羊的。外表都是老实巴交,憨厚之人。

小时候农村走亲戚,有时候亲戚家隔壁的土狗(都是散养)老远就在路口守着汪汪的叫!而且狗一叫,就引来几只一起看着我们吼!陌生人看见心里就只打颤!要等亲戚或者狗主人把狗吼开了,才敢过去!

有一次到亲戚家,狗又蹲在路口叫!而且又引来了几只大狗龇牙的吼!最开始舅舅走在后面,他听到狗叫,几大步迈在了前面,装着啥事都没有!只见那只带头吼的最凶的狗,忽然像看见了煞星一般,夹着尾巴掉头就跑。另外几只狗也一轰而散。而且边跑,嘴里象挨了打一样呜呜呜叫。

舅舅手里一没拿棍,二没吼它!就是露了个面!你说怪不怪?

在亲戚家玩了一天,都没有听到邻居家狗叫声!后来听说那只土狗,每次老远瞅见到咱舅去,就钻到床底下!而且一躲就是一天!

真事!这大概就是我见过的自带的杀气!

肯定是有

这种煞气对于动物和小孩子尤为明显,本人小时候家住山角下,村子依山傍水三面环山,故而大多旱田都在半山腰,所谓靠山吃山,所以我们这一辈的小时候放假基本上都是都是跟着大人在山里到处跑,用家里自制的兔桩抓野兔,用自制的弹弓打鹌鹑,麻雀,而村里有一个和我父亲年纪相仿的表叔,对于他映像特别深刻,因为他的长相和本事,给人第一眼就是满脸络腮胡浓眉大眼很容易让人记住用老话说一看就不像善茬,近看他人高马大胸毛特别旺盛,清楚的记得他家那时候不知道从哪弄来的自制猎枪,上火药塞钢珠的那种,射程不是很远但是威力很大,冬天的晚上他就一个人背着枪带上狗经常一个人天黑出门天亮回来,好多次都是满载而归。村子里再凶的土狗老远看见他来了都是的夹着尾巴往家里跑,我家那时候也养了一条黑狗也一样,首先山里人家的土狗野性肯定不是现在宠物狗可以比的,因为常年在山里追野兔和野猪嘴里咬过鲜血,看见陌生人和物那个獠牙凶相也挺吓人的,但他一来我家吃饭串门狗子就躲在床底下夹着尾巴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这可能就是你说的煞气吧!反正肯定是有

有!记得有一年,我去珲春,办完了事有时间去了一家屠狗场,因为那里是朝鲜族聚居区,逢喜庆节日吃狗肉是习俗。那天,正巧有个中年人来到了那家屠狗场,说家里老人过生日,要买条狗给老人做寿待客。那家狗场规模挺大,占地大概能有两万多平,几十个圈舍,其中有十几个圈舍养着400余条肉犬。狗场的人带着那人来到一间圈舍,让他选一条中意的,那人看了一会儿,指着一条大黄狗说,就它吧。狗阎王,就是屠夫,打开圈门,震撼的一幕这时出现了,圈舍内的40多条大狗像退潮的海水一样,齐刷刷的退到了一个角落,挤在一起,并发出了低低的呜咽声。那狗阎王两只手在狗群里一顿划拉,狗群像躲避瘟神一样闪开了一条胡同,他直接来到了顾客点中的那条狗跟前,一把就抓住了那狗的头皮,在那狗的惨嚎声中,把它拖出了狗圈。接下来的就是那狗乖乖的走流程,客人心满意足的带着全狗肉回家宴宾。

经常屠宰活物的人身上有一股杀气,也就是很多人说的煞气,到底是不是这样呢,如果用古代的看法就是这样,认为身上背负的生命多了,每杀一个生命,就会身上缠上一种杀气,这种东西聚集多了以后就变成煞气,这种东西达到一定规模以后,就会让不干净的东西都感觉害怕,从而退避三舍。

曾经有传说,哪一家出现了怪事,看病治疗吃药请神这些都不起作用的时候,最好找一个屠夫到家长走一遭,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会被屠夫身上的煞气赶跑,或者在家中挂一把常年用于屠宰活物的刀,把刀挂在正门对着的位置,可以利用刀上的煞气震慑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这种说法在民间还是有不少的流传的。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用这个不好说,但是其实神奇的事情还是有的,就好比上过战场的人跟普通人就是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说不清楚,但是上过战场的人有一种气势,特别是杀过人的人,很多比较敏感的人跟那些杀过人的碰面,第一感觉就会觉得这个人很危险,完全惹不得,说这种人身上有杀气,到底是什么杀气,普通人其实没办法理解。

屠夫身上到底有没有煞气呢,动物碰到屠夫会不会害怕,怎么说呢,这个其实有根据,但是所谓的煞气并不是让所有动物害怕,而是杀过什么动物比较多,什么动物就会害怕,因为这些人身上会遗留有被屠宰活物的气味,杀的越多这种气味越浓,气味浓了这些动物闻到就会恐惧,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煞气吧。

其实动物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傻,特别是很多动物嗅觉比较灵敏,对同类的气味敏感,可以区分同类的死气和活气,死气太重当然也会让动物恐惧,如果说杀其他的动物太多,另外一种动物就算接触到也不会害怕,因为没有自己同类的死亡气息,所以内心是不会恐惧的,至于屠夫能不能震煞辟邪,这个也完全不好说。

屠夫身上有没有煞气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个活生生的例子,那个人是我隔壁村的也是我的好朋友。

我那个朋友初中没读完就出社会了,在社会摸爬滚打了几年还是一事无成,回来后又想着要干点什么东西可最后也没有什么进展。刚好那年我初中毕业也没考上高中所以我们就一起混日子。

那几年我那个朋友和父母是住在那种老式的房子里面,盖着新房不知道怎么想的也没进去住,除非我们几个去他家玩才在新房里面住一下。

我们去他家玩的时候一起喝酒吹牛,他父母也不参与我们年轻人的事所以我们话题聊得很开放。后来不知道谁提议的说谁家的鸡是关在外面的晚上去拿的话肯定能拿到,我们这些人那个时候胆子也是真大,说干就干晚上真的就去偷了别人家的鸡,那次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也不敢多拿,偷了一只公鸡我们就回去煮着吃了,后来也没听说少了鸡的那户人家出来闹,就这样我们的胆子变得更大野心也变大了。

就因为这个事我们之间的来往更加频繁了,所以又聚在一起商量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这一次是我那个朋友提议的说他知道一户人家喂了鸡和羊,他想干一手把那户人家的鸡偷光,这一次也是说干就干真的就把那户人家的鸡给偷得差不多了,我们拿回去以后鸡太多了吃不完(估计有二十多只),就这样把那些鸡养在我那个朋友的新房里面,我们过去玩就是杀鸡来吃,那个时候真的吃鸡肉都吃烦了。

后来就想着换口味,刚好我那个朋友家里养着两只狗,其他人又提议说要杀他家的狗来吃,当时我那个朋友是同意的可是他父母不干了,说他家的狗喂了两年有感情了而且狗还挺乖舍不得,就这样这个事就隔了一段时间。

可是事情就有这么巧,他村里面一户人家开了个养猪场,养的猪不知道怎么回事死了好几头,估计嫌挖坑掩埋麻烦就直接扔在了那个大山里面,我那个朋友就在哪个死猪的附近下套因为那些狗会来吃死猪肉。

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们叫我们过去吃狗肉,我们过去的时候他正在杀狗那个狗挺大的一次吃不完,所以他们就把剩下的一半狗肉给腌成了腊肉,说实话那还是我第一次知道狗肉还能给腌成腊肉。

我们正在吃狗肉的时候还发生一个事,他们村里一个丢狗的人找到他家里来了,问我那个朋友是不是套了他的狗,我们肯定不会承认的但是那个狗肉火锅还在桌子上面,当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圆过去所以我没怎么说话,但是我那个朋友毕竟在社会闯了几年见识过一些风雨,所以他立马说没有看见那个人家的狗,正在吃的狗肉是杀的自己家的狗因为我们这些人过去了才杀的。也是那么巧那天他家的两只狗只看见一只,所以那个人没话说了就骂骂咧咧的回去了。

在后来有一次,我村里面有一只狗特么是真烦人,过个路叫个不停骑个摩托车还会追车,好几次半夜我回家都被那只狗追有一次还害我摔了一跤,所以我就出主意让我朋友去把那只狗给套了,有一天晚上我们就去干这件事当时我还躲在附近怕村里人看见我,顺便给他们开车毕竟被人发现的话跑路方便一些,我等了半个小时电话就响了他们问我在哪里,因为晚上我车是熄火了的他们也看不见我,我就告诉他们我在哪里还问他们得手没,他们回的话就是他们出手那次是空手而归的?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套到那只狗的因为那只狗真的很凶,要是那只狗叫个不停的话主人肯定会起来看看的,可是就是这么被他套到了,而且我在附近真的就没听见那只狗叫过一声。后来那个朋友说的就是牵着那只狗就走叫都不叫一声,我估计是我那个朋友杀狗杀太多了身上有煞气所以狗看见他都害怕所以才不出声的。

在往后就出事情了,那一次他们去偷上面鸡被偷光的那户人家里面偷羊被发现了,碰巧那天我爸爸生病了我送去看医生就没和他们一起,他们一起的八个人全部被抓到还全部被拍照,因为都是挨邻土坎的那户人家基本都清楚他们家在哪里就把他们放了,第二天那户人家就报警了,警察叔叔在我们这群人里挨家挨户的审问,最后结果就是赔偿,因为我们对被偷那户人家不熟但是那户人家和我们父母都熟悉,所以就是一家赔2000解决这个事的。

现在罗总(那个朋友)当起了全职奶爸,杨总去了工地,邓总卖起了房子,晏总学起了厨师,赵总朱总已失去联系,李总干起了隧道,就剩下何总还无出头之日。

其实不是什么煞气,动物的嗅觉是很灵敏的,能闻到屠夫身上的血腥味!

我读高中时候寄宿学校,我们学校是推平了一座坟山建起来的,晚上睡觉我经常梦到奇奇怪怪的事。

有次妈妈来学校看我,带我去校外舅舅家吃饭,吃饭时候说起我做梦的事,舅舅说我们学校下面就是坟山,有点邪门。然后舅舅就给我一把匕首,要我压在枕头下面。

我看看匕首,有点老旧,刀身上有暗红血痂,舅舅说这把匕首是见过人血的,煞气重,镇邪。

舅舅曾经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上过前线,那匕首就是他与越军近身肉搏时用过的,据他说有三四个刀下魂。

退伍后舅舅开了餐馆,杀牛,只要匕首拿出来,牛就会下跪流泪丝毫不敢反抗。

我将信将疑把匕首带回学校压在枕头下,妈妈也跟我回学校,和我睡一张床。

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很踏实,妈妈似乎睡得很好,第二天妈妈就回家去了。

直到我高中毕业,妈妈才跟我说,说那天晚上梦见我的初中同学许某。

许某父母与我父母是同事,我和许某从小一起长大,初中时候许某意外夭折了。我妈妈梦见许某来跟她说:阿姨,把你家XX的刀给我吧!

重复了好几遍,问我妈要匕首。我妈说这匕首不好给人,你要其他的阿姨给你。

我妈吓得要死,想着还好梦中没有给 不然不知道我会遇到什么事(゜ロ゜)

高中毕业后我妈特地交代我,把匕首还舅舅,因为送礼不兴送刀,舅舅只是暂借给我防身,于是我还了匕首。

有;“煞气”亦指杀气,就像屠宰牛羊的屠夫,他们每天都在屠宰牛羊,久而久之身上也会形成杀气,若是牛羊碰见屠夫,会本能的感觉到畏惧,因为它们能感受到屠夫身上屠宰它们同伴沾染上的杀气。

屠夫身上的确有令动物害怕的“气息”。


听我姥爷说过,小时候他们村里有一个屠夫,手就特别狠。

凡是落到他手里的牲畜,基本都会被他用很野蛮的办法杀死,有些肉就会送到他家后院开的小作坊去煮。


遇到老肉难煮的时候,他往往会喊村里的一些小男孩向锅里撒尿,这样肉就容易煮了。用屠夫的话说,童子尿解毒,还是药引子,绝对的好东西。不过,这些熟肉都是拿到镇上去卖的,村里人是不会买的。

屠夫手狠,但并不小气,有时会拿几个馍分给小孩,有时会给小孩子一些动物骨头,但没几个人敢要。


这动物骨头可是当年小孩子玩“猜大把”的道具,尤其是动物关节更是难弄到的宝贝,而馍馍也是让小孩子流口水的美味,不过小孩子都说这些东西上都有屠夫的“煞气”,拿在手里就觉得头晕难受。


看小孩子都怕他,屠夫总骂他们“胆小鬼”,还说要拿刀割“胆小鬼耳朵”,这下孩子们就更怕了。

屠夫能让小孩子害怕不算本事,但能让动物特别害怕,那就真是“煞气十足”了。

我姥爷很清楚地记得,邻居为了给儿子娶媳妇,不得不把家里养的一头猪卖给屠夫。那只本来懒洋洋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的猪,看到屠夫,居然像发疯了似的要逃走,几个人都按不住,怎么踢怎么打都没用。


一时间,猪的身上沾满了泥土,不时发出几声哀号,场面十分混乱。当猪被捆住,将要被屠夫带走时,这头可怜的猪已经吓得体如筛糠,缩成一团了。

村民在背后议论,把猪吓成这样,屠夫一定从胎里就带了“瘆懔毛”,否则怎么会有这么重的“煞气”!


个人分析


在我看来,与其说是屠夫身上的“煞气”令猪很害怕,倒不如说是猪的嗅觉太灵敏导致的。

要知道,人的嗅觉细胞约有500万个,而人们认为嗅觉特别发达的狗,其嗅觉细胞大约有12500~20000万个,充其量只是猪嗅觉能力的一半而已。


当母猪给小猪喂奶时,只要有外来猪仔混入,就一定会被母猪攻击,而母猪熟悉猪仔的气味不超过两天,即使人们用提前混群或喷洒干扰嗅觉的药物,也往往效果有限,所以猪的嗅觉是很灵敏的。


就算其它的动物嗅觉能力不如猪,但也是要高于人类的。屠夫宰杀牲畜,身上一定会有血腥气,连小孩子都能闻出来,那么动物一定也会更容易嗅出,所以就会烦躁不安,胆小的动物自然就会很害怕了!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