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育儿

作为儿科护士,你都遇到过哪些奇葩事?

来自: 重庆 查看: 3106 未拥怎弃  百度已收录

  都说医护人员是“白衣天使”,做着挽救人类生命的神圣工作。实际上,正是因为这工作关乎人的生命,“白衣天使”们也承受着很多的压力。



对于每天和患病的宝宝打交道的儿科护士来讲,面对不谙世事、疼了只知道拼命哭喊的小孩子,面对着家长心疼的样子,儿科护士更是承受了更多的压力。

  
  做儿科护士与其他的护士有什么区别吗?
  做儿科的护士实际上是最辛苦的。小孩子无论是打针还是打点滴必定要哭,而每一个带孩子来看病的家长都是把孩子视若心肝宝贝,警觉性特别强,生怕护士给孩子弄错了,弄疼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做护士的总是感觉在病人家长的严密监视下在工作,心理压力特别大。有的时候给孩子打点滴,从头部扎针,你就要按住孩子的头,如果孩子乱动,穿刺就穿不过去。有一次,一个孩子的奶奶带着孙子来看病,看我们这么按着孩子的头,而孩子还在那里哇哇大哭,说什么也不让护士按,非要自己轻轻地按,可是,她这样做,我们的工作根本就无法进行,因为只要扎针,孩子必然要动,孩子一动,肯定无法成功。因此,这个时候我们就还得耐心地去劝说孩子的家长。


  
  护士之间相处会发生矛盾吗?
  每位护士都有自己负责的病人,那么,这个病人的药品及其他一些医用的用具都由一个护士保管。有一天,一个护士拿着病人的药,告诉另外一个护士,我的药先放在这里了。后来,另外的那个护士为了确认一下,大声地说,“哎,这是你放的药吧。”这句话一旦被病人听到,当护士给病人注射的时候,病人必然要反复地问,“护士,这是我的药吗?没弄错吧。”病人的心里对护士会产生一种怀疑的态度,此时,护士就会有比较大的压力。觉得在被人监视似的。而这个护士的压力与坏心情又是因为另外一个护士一句问话而起,此时,他们之间就容易发生矛盾。


  
  做护理工作确实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比如我们做编辑,每一期都要给美编发稿子,有的时候也有发错文件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讲,发错文件再发一遍就可以了,不会有什么大碍,但是对于护士工作,假如给病人拿错了药等等,那可能就是人命关天,这方面会不会感到有压力呢?
  这方面也会有压力。所以说护士这个工作是要求非常细致的工作,一点也不能马虎。不过,对于这方面也不用特别害怕,因为这个工作都是有严格的操作流程的,你只要按照流程一丝不苟地做,一般情况下不会有太大的麻烦的。具体的流程就是:首先,大夫要给病人开单子,病人拿着单子到药房划价,药剂师要检查一遍,这些药物是否合理,是否有配伍禁忌;等病人取完药拿着单子到护士这里,护士也要留心,这些药是否有配伍禁忌,如果不清楚的就要去查一下配伍禁忌表。所以我们在上班的时候,脑子里时刻在想着这些,不知你们是否发现有的时候在医院里你们与护士说话,护士好半天才答应,其实那个时候她脑子里就在核对这些东西,看是不是有差错,处于职业的习惯,现在即使给病人注射完了,我还是要核实,是不是会出现错误。


  
  看来我们平时看到的护士工作千头万绪的,其实对于护士本身来讲,他们有着非常严谨有序的工作程序。如果病人能够了解到这一点的话,也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担心,有利于治疗更加顺利的进行。那么,对于护士来讲是怎样分科的呢?
  护士的分科主要分的是急诊、门诊和病房。一般来讲,急诊危急情况多,需要手脚特别麻利的护士来担当。门诊、病房也是各种病都要接触,妇产科由于用的医疗器具与其他科室有较大区别,所以就单独分出去了。
  
  那么,作为急诊的护士是否会经常接触一些危急的情况,比如说死亡等等,这方面会不会造成心理上的伤害呢?
  这样的情况我们都见多了,心理伤害是不会有的。如果说有的话那可能是在学校刚毕业实习的那个阶段,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到后来慢慢地见多了,就不会感到害怕了。
  
  那做这个工作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的生生死死,你对人生的态度有什么影响吗?
  我觉得最大的影响就是觉得人应该珍惜生命。有很多人,有那么强的生的欲望,可是没有办法,他们失去了生命,所以我就不理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活得好好的,偏偏想自杀,对生命的残噬应该有羞愧的感觉。
  我曾经接触过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到黄河边上去玩,黄河和普通的海滩不一样,深一脚,浅一脚,当他一脚踏进去的时候,脚下还是淤泥,可是,另一只脚再往前踏一步竟然就是无底深渊,后来人被救上来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诊断已经死亡。当时我看到的时候真的不敢相信,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死亡的人都是面色惨白,毫无生气的,而眼前的那个小伙子脸色红润,臂膀宽厚,就连厚厚的脚底板还透着血色,我怎么也不能相信,看着如此有生机和活力的一个人竟然已经死了,我当时还在想,大夫别再诊断错了吧,我还翻看了他的瞳孔,已经散开,摸了一下颈动脉,已经停止了跳动。当时,心理上还真是有些接受不了,感受到生命太脆弱了。所以,我最大的感悟就是生命太可贵了,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珍惜。
  
  那么,除了这些压力之外,你认为还有哪些是护士这个行业比较大的压力呢?
  我觉得我感受到的最大的压力就是职业发展的压力,因为护士这个行业所能涵盖的面太窄了,并且它是个养小不养老的行业,比如像我这个年龄,在我们这个行业里就应该算是护士奶奶了,护士跟医生不一样,医生大学毕业后都23、24岁了,而护士护校毕业刚好18、19岁,青春年少的时候。我们这个行业对视力要求特别高,比如做穿刺,你得能看清楚血管,特别是给小孩做,他们的血管那么细,刚才还看到呢,一会就看不着了,我现在的眼睛就不是特别好了。所以说,现在有些人转行了,转了以后和这个行业就没什么关系。


  
  那护士有没有可能转为医生呢?
  可能性倒不是没有,但是你只能通过上学的途径才能实现。比如对于我来讲,当初护校一毕业就工作了,高中的知识都没有学过,现在年纪这么大了,又有家有孩子,要想求学很难的。并且护士的工资待遇非常低,我在一些医院里累死累活地只有1000多块钱。不过一些公立的大医院还好,有些护士的工资可以达到4000多。所以,我也感受到了挺大的生存压力。
  除此之外,我们在医院里,有时候经常会遇到这样的病人,他们来到医院觉得一切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的,假如护士正在忙其他的病人,稍微冷落了他一下,他马上就会破口大骂,“老子花钱到你这来看病,你这是什么态度?”这种情况下,有一些会来事的护士就会说:“您先别着急,坐下喝点水,您看您急,别人不也是挺急的嘛,先等一会,马上就好。”还有的时候护士也就忍气吞声了。
     那护士有没有可能忍不住和病人发生争吵呢?   一般情况下不会,因为只要发生争执,肯定是护士的错,至少也要在大会上点名批评的。   实际上,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患者,站在各自不同的立场上都会有各自的难处。希望彼此都多给对方一些理解,更好地和谐医患之间的关系。

前些日子,我们儿科来了一个四岁左右的女孩,穿的破破烂烂,一个巴掌大的小脸,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很好看,不爱说话,也许是对陌生环境的恐惧。陪小女孩来的是两个70多岁的老人,住院当天一直未见孩子父母,当时我在想,可能是孩子父母外出打工了,但哪有比孩子生病更大的事情呢。


后来得知女孩没有了爸爸妈妈,两个老人是她至亲的人,在她出生后的一个月,便由外祖母带大,她的爸爸因心梗不幸去世,妈妈有精神分裂症,加上小女孩爸爸去世的刺激她妈妈自杀了。留下幼小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真的不知这两位老人是怎么挺过来的。


小女孩很懂事同时也很自卑,有次她输完液在病房儿童游戏区玩耍,一个略比她大一岁的小孩抢了她的玩具,她被气哭了,别的孩子可以向爸妈撒娇,而她只能向外祖母求安慰。我对她说:别哭了,一会阿姨给你拿新的玩具,等你病好了,就可以去学校跟同学玩了。她说同学她们都不跟她玩。听到这句话很心疼,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安慰她,突然想到口袋里有颗糖,小心翼翼地喂给她吃,此时她高兴地笑了,原来小女孩要的并不多,只是想得到别人的在乎,多想告诉她生活很苦,但也有甜的时候。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却充满了自卑,很痛心又无奈。一周后她病情好转出院了,多么希望女孩长大后可以变得自信,不要被自卑所影响!

我家小宝满月的时候得了败血症,在儿科住了俩个多月,每隔三天会抽一次血,那些小护士大概是因为经验不足,每次把小宝身上扎了针却说找不到小宝的血管,最常的一次是在小宝身上扎了七针用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找到血管,小宝疼得直哭,最后还是护士长一下就扎进去了

有天晚上来了个小女孩,大概4,5岁,因为孩子挣扎的厉害,护士扎了3针还没找到血管,小孩一直哇哇大哭,旁边的大人就骂护士,小护士只是说了句小孩乱动不好打针,结果被扇了几巴掌,还被骂技术不好就不要当护士,我们交钱不是来看小孩受罪的,当时真的很替那个年青的女孩委屈,护士只是她的工作,她也只是个小女孩,真不知道那些人是哪里来的优越感

呵呵,我是一个男人,不是儿科护士,不过我还是遇到过一两次比较好笑的事情。有一次我带孩子去打针,只见一护士正在给一婴儿打针,那个婴儿哭啊,震天动地。这个护士胸比较大,忙乱中护士服上排扣子开了两颗,你问我怎么就看见了?都是男人,你懂的。这小孩正哭闹中,突然他(或者她)趴到护士胸前,使劲往里拱,手还乱抓一气,具体抓哪里,我就不说了。把这个护士羞的满脸通红,但很有职业道德,没有躲开,那家家长也呆住了,特别是那个可能是父亲吧,呆若木鸡,眼睛就从没离开过护士那里。后来还是孩子母亲赶忙拽回孩子,解开上衣给孩子喂奶,并甩了那男的一巴掌。这护士不慌不忙,扣好扣子继续打针。

我家宝宝四十五天的时候因为体重没增长,住院十天,要化验血,还要打滞留针,因为宝宝太瘦了(七斤)打了好几针也没打进去,自己哭的稀里哗啦的也没埋怨护士,她们其实也很着急,又不是故意的,家长们要给她们一点信心。真心觉得儿科护士太辛苦了,基本上一个小时就去查一次房,问吃奶量,便便了没,体温多少啊。。感谢那十天护士对我家小宝的照顾。。

诚邀回答。

医院是人心的试练场,尤其是儿科。

我在儿科工作将近十年。遇到过很多奇葩事,但是,只有这一件事情,我记忆深刻…

十年前,我刚分配到儿科,当时很有情绪,男朋友刚跟我分手,然后,又给我分配到这样一个科室。

报道那天,正值酷暑,我穿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红的都快要和太阳一个颜色了,红色好,辟邪,喜庆。我当时需要这样的方式来掩饰内心的焦躁。

之后的一切果然很顺利,也许是心理作用,总觉得报道那天穿的红衣服给我带来了好运。

可是,这样的好运没有持续很久,就发生了一件事,彻底打垮了我。


那天这下着小雨,接班时科里已经乱成一锅粥,哮喘爆发,满走廊的病人,咳嗽的,喘息的,还有喉炎的,我们一个主任,一个值班医生,一直穿梭在病人中间。

头也没抬,水顾不上喝,嗓子都已经快说不出话了,终于,到了凌晨两点,终于忙完了…

我们三个都累瘫在椅子上,还好病人都平安无事…

我刚要拿起水杯,结果,就听见有人大喊,大夫,快来,我家孩子快不行了…

大夫,大夫

我们一个箭步冲过去,看见一个爸爸抱着一个面色死灰的孩子,大约有一岁左右。

大夫,快点救救我家孩子,吃了一个花生豆,卡在嗓子里了,出不上气了,大夫,快点救救我家孩子。

主任看完,患儿呼吸心跳都没有了,已经死亡了,用海姆立克急救法抢救,或者气管切开都已经没意义了。


床旁心电图,已经显示病人死亡。

告诉患儿家长时,家长悲愤的指着主任的鼻子说,你们医生是吃屎的吗?还站在那里干啥,快把孩子给我救活,要不然,都让你们给我孩子陪葬!

主任试图安慰患儿家长,

我理解您的心情,我们也尽力了,孩子的花生豆卡在气管里,导致窒息死亡。我们也很难过…如果您在家里就用海姆立克急救法抢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患儿家长更愤怒了,一脚蹬在主任的腹部,主任一下子就摔倒地,我们赶紧去扶主任。

这个家长像疯了似的,又踹又骂。

我们躲避着,但是他身高马大,我们三个都躲不开,只有受着。

屈辱不堪。


感觉就像是蝼蚁一般踩在脚下…

最后,保安来了,终于,将打红了眼的家长拉开,我们才得以解救。

那个家长还叫嚣着,杀死你们都活该,你们该死,你们怎么不去死…却让我的孩子死了…

你们怎么不去死,快去死吧…杀死你们…

那一刻,我也觉得我快死了…

我们被送到急诊室,主任的伤势最重,有出血倾向,我们几个都是内伤。

我们几个在急诊室里,输着液,躺在病床上,面对着天花板发呆…

沉默着,也在思索着,儿科真不是人来的地方,上辈子一定投错胎了。这辈子要这么窝囊,还要被挨揍。

还要被病人咒骂,怎么不去死?

更奇葩的还在后面。

这个家长竟然将我们告到院长那。要医院给个说法…

医院没办法,要我们赔礼道歉…

最后,迫于压力。

我们主任带着我们几个,一致的像患儿家长赔礼道歉。

如果赔礼道歉能挽救孩子的性命,我们早就那样做了,可惜,不能。

最有用的是海克立姆急救法,可惜,家长不会。

如果,患儿家长会的话,患儿还有救。

这是我遇到让我终身难忘的事情,从此以后,我只要有机会就会去教我认识的人这种急救法,以防万一,没准,能挽回一条生命。

这种急救法叫海克立姆急救法

我是康梦桥,想要分享我的经验。

诚邀回答。

作为一个工作七年的儿科护士,经历过很多奇葩的事情,这里我先讲一件让我比较难忘的事情。

科里住进来一个很漂亮的小女孩,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睫毛弯弯的,一笑起来脸颊还有两个大大的酒窝。

天使,我看见她的第一眼脑子里就闪现出这个词。

可惜,天妒红颜,小女孩确诊先心病三年有余,漂亮的孩子都有一颗玻璃心,我们都唏嘘不已…

这次住院是由于感染,而没有及时医治,出现了心衰的迹象。

主任查房时,翻开了小女孩的病例,脸色凝重起来,

为什么没有及时住院,如果再晚来一步,华佗再世也救不了你家的孩子!

不是,不是,不是我们不给治病,是这个孩子太皮实了,难受了就自己忍着,从来不跟我们说,我们又忙着地里的活,这孩子!

他的父亲嗫嚅着,黢黑的脸庞布满了沧桑,揉搓着双手,皲裂的双手被揉的越发的红,

她妈妈去世的早,她又生了这样的病,家里的积蓄都花完了,这孩子懂事,平时有点小毛病都不吭声,没想到这次,医生,救救我孩子吧,就算拼了我把老骨头也让孩子好受些…

我们听着,包括主任在内,都没有说话,大家默默的离开了病房,任谁见了那样的场景也会心里难过,悲伤…

但小姑娘很乐观,也很配合,总是笑呵呵的对我们医护人员说,

护士阿姨,我不疼,我一点也不怕打针输液。

阿姨,我快好了,能出院了。

阿姨,我爸爸每天都给我买好吃的饭菜,他自己都不吃。

阿姨,我长大了,一定要对我爸爸好。

小女孩的话既温暖人心,又冲击着每个人的内心,在这个繁华的城市,车水马龙,歌舞升平的表象下,有谁能知道这繁华的背后,是无尽的苍凉。

医院是最能看透人心的地方,这里演绎着爱恨情仇,演绎着生死离别,演绎者魔鬼与天使,天堂与地狱。


好吧,言归正传,故事的重点在这里。

这天中午,下了班,我换了便衣,走在回家的路上,医院的周边会有很多的饭店,中午住院的患者都会选择在医院的周边饭店买,又便宜又实惠。

刚走出医院,远远的就看见小女孩的爸爸在和饭店的老板在争执,饭店的老板还推搡着,小女孩的爸爸被推的一个趔趄,差点坐在地上。

我赶紧过去扶住他,饭店的老板还推搡着,

你这个老头,天天过来捡便宜,一碗米饭一碗菜,卖给你10块钱,我是可怜你,可你还要另加两碗米饭,这个老头,得了便宜还卖乖…

小女孩的爸爸哆嗦着手,手里的10块钱醒目的立在那里。

老板,这样吧,给我两份米饭两份菜,都打包。

老板立马笑容满面,好嘞,您稍等。

五分钟不到,两份饭菜就已经打包好,您拿好,慢走…

我接过两份米饭放在小女孩爸爸的手里,这个,您拿着,回去吃。

小女孩爸爸推脱,我不能要,你们已经够照顾我们的,我不能再要了,我就只吃米饭就可以,我家姑娘不能没有菜。

我把饭菜放在他手里,您拿好,您不吃的话,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就当帮我吃了。

我转过头走了,我实在是没有勇气看他那双浑浊的眼睛,黢黑的面孔,皲裂的双手,我像个逃兵似的…


但脑子里还是浮现出那样一个画面,

那个老父亲,吃完了一盒免费的米饭,然后,把剩下的那盒米饭和菜给小姑娘拿回去。

吃吧,姑娘,爸爸已经在外面吃过了…

后来,在小姑娘出院的那一天,同事给我20块钱,说,这是小女孩爸爸给你的,说是还给你的。

我攥着钱,像攥着一块烫手的烙铁,烧灼着手,烧灼着内心。

很久以后,我都在想,我这20块钱救赎了什么,救赎了自己的内心?还是解了别人的燃眉之急?抑或是彰显自己的无私?

都没有,我一直有的是内疚。

史铁生 曾说: 命运而言,休论公道。

那么,一切不幸命运的救赎之路在哪里呢?

设若智慧的悟性可以引领我们去找到救赎之路,难道所有的人都能够获得这样的智慧和悟性吗?

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

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

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

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

首先,谢谢新生儿科的护士医生和外科的医生!我家宝宝的命是你们帮我抢回来的。

我家龙凤胎姐姐110天大,回家10天了,早产+坏死性小肠结肠炎做了两次手术住院100天。

印象最深的,宝宝转外科一个星期,我跟宝爸照顾,我白天,宝爸通宵(宝宝一个半小时吃一次,哭得猫叫一样,吵不醒我),宝宝抽血扎了4针,手脚各一针,脑袋两边各一针,很佩服给宝宝抽血的护士。看得出来抽不出血她们也很着急。

但是,心里也是抱怨的。

宝宝住了3个月新生儿科,认奶嘴了,我们的奶瓶和我的乳头吃着都是吞一半吐一半的,新生儿科的那种我们买不到,只能借了几天,试着给她转换奶嘴,但是不行。出院时都想不还回去了,唉…现在纯母乳还是会吞几口吐几口出来的。

每个星期能去看宝宝两次每次5分钟,宝宝十有八九是吃着奶嘴的。或许那不叫吃,宝宝不吃,奶嘴用胶布粘她嘴巴上的,防止她吐出来。在医院时她经常要舔东西,也不是要吃,给奶嘴也会吐出来,但是不给又哭,哭得嗓子都哑了。刚开始就耐着心,给她奶嘴,吐出来塞进去吐出来塞进去,终于不哭了。后来,心一狠,我和宝爸整天的抱着她在医院走廊哄,现在回想宝爸3.4点抱着她兜圈都觉得心酸。好在,改过来了…

在保温箱,大家也知道,护士几乎是不可能抱她的,除了抱出来称重吧。宝宝一直用被子包起来绑住,除了固定3个小时换尿片,宝宝都没得动。宝宝我带了18天了,每天给她做被动操,早上抱出去晒太阳,她的手也就只敢摸自己的脑袋而已。

又或许,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吧。弟弟十二斤了她才四斤半。弟弟醒了会玩 会要抱 会说话 会认人了,她醒了背对我我都以为她在睡,一动不动的,面对我的时候也是安安静静的看着我而已…

但是,能怪护士照顾不到位吗?多少新生儿科的护士没有生过孩子的?换你 生孩子前还不一定有人家照顾得好。换你 两三个人照顾十几个孩子,还要抽血打针做记录喂奶换纸尿裤的,你能照顾得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