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头条

你听过或者见过最奇葩的案例是什么?

一名女子在出租屋内意外溺亡,情绪激动的死者家属第二天从湖北老家赶到上海,要求房东赔钱!从视频来看女子的死因应该是突然发病后溺亡。

家属表示他们对死因还有疑惑,而且既然是在出租屋内去世的,房东就必须负责,并罗列出多项赔偿要求。

家属明确知道可能是由于心脏或者急性病引发的,虽然不确定是什么病,但能确定的是死者是病发导致的溺亡,而死者家属的重点是:死者已经去世那么长时间了,他们家属要去找谁来给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死者家属提出了自己的四个诉求:

1、房东要承担死者家属这段时间在上海的所有食宿费用。

2、承担死者小孩到18岁的费用。

3、承担死者第三方尸检费用。

4、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60多万的损失

这四点要求还真是可怕呀。

就连派出所的警察叔叔听到这几点要求都满脸无奈,何况只是租房子给租客的房东呢。

房东本着人道主义的原则,表示能帮忙的肯定帮忙,但不是因为有人去世了是自己的责任而帮,并且说愿意给死者家属2000元,希望对方不要无理取闹,以后再发生任何事情房东不承担责任。

很明显,房东的赔偿方案死者家属不同意,他们说:人死在你的房子里面,2000元就能解决吗?并且还举例说商场坐电梯死了,商场也会负责任的。

一旁的民警说:并不是人死了就一定要找人负责的。

这个案子其实很明显,租客是因为心脏病或者急性病而去世的,房东只是负责租房子给租客,租客也是每个月给房租,双方只是房东和租客的关系,租客因为自身原因而导致的死亡跟房东的关系是不大的,很明显,这家人就是想要得到钱。

记得有一个律师专门对这个事情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律师大概意思是:在出租屋内死亡,如果是房东管理有问题或者房屋设施缺陷造成死亡,房东才会有相应的赔偿责任;并不是因为人死在出租屋房东就要赔偿,首先要找过错点,找到是谁的问题。

而且,如果是租客自己死亡,跟房东和房屋没任何关系,但是房东的房子的价格也会受到一定影响,房东甚至可以向租客家里所要赔偿。

所以说,对于这种房东没有过错,房子没有问题,还被租客家属要求赔偿几十万的话,说句不客气的话,房东还可以反起诉他们,要求赔偿。

本来家人去世是一件非常难过的事情,但是却不去追究死亡原因,直接就找房东赔偿,这难免会让人联想翩翩。

就像之前看过的一个杭州的案例,一个女子因为受不了原生家庭而选择自杀,但是家属却多次闹到公司要求赔偿,他们却不去思考自己的问题,还因为女儿的去世想要捞一把钱,有这样的父母真的是可悲。

不去因为家人的去世而伤心,反而想要通过去世的人去找那些不相关的人索要赔偿,真的是有点意思。

这些奇葩的案例有部分原因是来源于前些年“奇葩的判例”,形成了坏风气。

几名女性被当成性奴囚禁地下室,和地下室埋尸日夜相伴,还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被抓后,两名女子甚至为犯罪嫌疑人求情,说凶手对她们非常温柔。

这就是轰动一时的洛阳李浩案。

这几名被囚禁的都是李浩从附近的KTV发廊这些场所骗进来的。期间李浩命她们出台或者和网友裸聊,以此收取费用,对于自己被囚禁,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心甘情愿,所以,就有两名女子被杀害,尸体就地掩埋,更恐怖的是,其中有几名女子或多或少都参与了谋杀。

李浩极为狡诈,他用妻子的名义买地,昼伏夜出挖地下室,对自己的夜不归宿表示自己又找了一份工作,由于他和妻子关系不错,所以妻子从来没有怀疑过。他还有另外一重狡诈,因为他深知从事特殊行业的女人身份基本上涉嫌造假,所以另外一名死者直到李浩伏法也不知其来自何方。

几名女子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斗得你死我活,李浩乐在其中,他认为这是自己魅力无限,他很享受这样的待遇,仿佛自己是一个帝王,地下宫殿的女人们每天翘首以盼自己去宠幸她们。讽刺的是,所谓的地下宫殿不足20平方米,高2.43米。

老话说乐极生悲。有一个23岁的女子为免重蹈覆辙,一直对李浩虚与委蛇,因此,不但逃出生天还把李浩送进了黄泉路。

而李浩也不是升斗小民。他是洛阳技术监督局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出生于1977年,据说之前是消防员。

最奇葩的案例,就是吴秀波这个大佬爷们把情人陈昱霖玩腻了,温柔地送进了监牢,罪名是敲诈。通常只有情人揭发男人的,很少有女情人遭罪的,这算不算奇案。

“鞋匠失踪案”始末:人口普查查出命案,夫妻吵架,女人怒杀丈夫

前言

2000年,四川发生了一起离奇失踪案,丈夫失踪三年,竟在自家后院的地下被发现。

人口普查,查出失踪案

2000年11月17日,在四川省成都市隆丰镇进行人口普查的干部刘军,发现了一个空头户口,名为周斌的户口还在,但是本人却已经不知去向,户口普查不得已中断。

刘军询问了街坊,以及相关村干部,但是并未得到失踪人员周斌的去向,刘军不免产生了怀疑,便立即到当地的派出所报了案。

警方开展调查

警方立即前往失踪人员周斌所在的西北村进行调查,通过走访得知,自从三年前,周斌就已经不见了踪影,本来听说是去外地打工了,但是后来却一直都没有听说过他的相关信息。

有人去询问过周斌的妻子李春红,得到了同样的信息:周斌外出打工,一直没回家,也没有给家里打过电话,连李春红自己也不知道丈夫究竟为何一去不回。

但是周斌一直是鞋匠,他怎么会突然出去打工,甚至一直不给家里消息呢?警方产生了怀疑,于是到了周斌的家里,准备直接询问他的妻子李春红。

询问受害者妻子,发现一丝端倪

不管警方如何询问,李春红都只是回答自己的丈夫周斌从1998年四月份开始就外出打工,三年来一次都没有回过家,而且渐渐失去了联系。但当问到周斌去了什么地方打工时,李春红却回答不上来,这令警方心生怀疑。

警方观察到,李春红和她的女儿一点不着急,周斌失踪后也没有向警方报案,没有主动寻找过,一家人似乎并不在意周斌的失踪。

确定嫌疑人,竟是被害人的妻女

经过多次的走访调查,周斌在警方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形象,常年务农,闲暇时间会四处补鞋,脾气乖张孤僻,家庭关系似乎并不和谐。

是否会是一起由于家庭矛盾而引发的失踪案?警方产生了怀疑,而且在之前的交谈中,被害人的妻子李春红经常说出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似乎在有意地回避警方的询问,有撒谎的嫌疑。

诸多疑问令警方十分在意,多次上门与李春红谈心,并在沟通中做了一些法制教育,想要给她一些压力。终于,李春红没顶住,将实情说了出来。

夫妻争执,混乱中被木棍砸死

1998年的一天晚上,被害人周斌与妻子李春红因为一些生活琐事发生了争执,并且事情越闹越大,俩人都搬出了一些旧账来添油加醋。

生气的两人渐渐失去了理智,逐渐地扭打在一团,闻声赶过来的女儿想要帮助自己的妈妈,拿一根木棍递给了妈妈。

在混乱之中,周斌被木棍重击脑袋当场死亡惊慌的母女二人,将尸体埋在了自家的后院,在埋尸的地方种上了一根树苗。

三年过去了,当警方准备将尸体挖出时,后院的小树苗已经长得十分坚实。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挖掘,随着一股浓烈的恶臭,被害人的尸体终于被挖了出来,尸体还未完全腐败,露出的白骨上挂着残破的衣服。

经过法医检验,尸体头颅的骨骼有所缺失,死者确实为失踪于三年前的周斌。

小结

一场不美满的婚姻导致了惨案的发生,如果婚姻双方都能各自体谅一下对方,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要因为小小的矛盾就大打出手,就不会落得这样的悲惨的结果。

网上认识的某个沙雕网友讲的,他的父亲从警时期的亲身经历,想起来除了奇葩大概想不到别的次能形容这个案子了。

02年,湖北某地农村,一家人因三个儿子相继结婚后妯娌之间各种原因闹的不愉快,决定分家,结果分家当天老二认为父母偏向哥哥和弟弟,一气之下在父母家里喝了农药。

农村土办法,灌粪汤。当即老大和老三按着老二,老父亲去院子里的茅坑里舀了粪水给老二灌下去,老二吐了一阵之后老父亲担心不彻底,又让老大给灌了一盆下去,结果灌下去之后老二挣扎几下一下子没动静了。

二儿媳妇闻讯赶来,看着丈夫横死一下子崩溃了,非说公公婆婆和大哥小叔子一块害死了她丈夫,村里面一看出了人命,直接报警了。公安同志来了之后,老两口和老大老三两个儿子坚称老二是自己喝药死的,二儿媳妇则坚持丈夫是被害死的。

没办法,争取二儿媳妇的同意之后,送市里做尸检呗,结果尸检结果一出来都傻眼了,老二的胃容物没查出有毒物质,死因不是中毒,是被粪水呛死的。

二儿子喝的根本不是农药,只是瓶子上让他贴了个揭来的农药标签。这出戏估计是出于吓唬一下父母的目的想多捞点好处,结果一家子都当他真喝了农药,两盆子粪水灌下去,反而把他给呛死了…………

我一亲戚是个法院院长,小时候我常跑到他家玩,偶尔听他讲起工作上的事。

其中一天吃饭的时候,他津津有味地对我们说,今天法院判了一个案子,太奇怪了。有一男子忽然死在路边,她妹妹路过遇到,见他直挺挺倒在地上,大惊,马上报案。警察查了许久都没查出来,只知道死于毒杀,于是这事儿就成了悬案。

后来过了好久,警察都没心思查了,接到一条线索,于是把死者妹妹抓了起来,一审问,果然是妹妹下手毒死的。

原来这女人与其丈夫关系素来不和,想离婚又离不了,就决心毒死丈夫。那天早上她早早做好午饭,饭中下了毒药,然后就扛着锄头出门干活,等着老公回家先吃饭,然后想着自己回来时丈夫多半已经一命归西。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她哥哥恰好那天到妹妹家来玩,一进门看到一桌好菜摆着,左右都不见妹妹妹夫来吃,就先吃了个饱,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走到半路毒性发作而亡。

至于这线索是谁提供的?我忘了,时间间隔太远,问那女人去吧。


“杭州抛尸”始末:老汉被“干女儿”杀害,都是畸形恋情惹的祸

导读

不掌握基本法律知识,法制意识淡薄是“法盲”这一类人群的共同特征。

正如2012年杭州抛尸案中涉及的三名主人公,陈某被强制坐台却不通过报警来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老徐和陈某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网吧小伙不加思考将自己卷入刑事案件。法盲比文盲更可怕。

运河内发现尸体并确认尸源

2012年4月11日这天,有几名河道养护工人到杭州某公安局报警,称其在运河中发现了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民警迅速前往对现场进行勘测并对尸体进行检验,在法医尸检中,警方可以确认该死者为一名年龄在60岁以上的男性,他的死亡时间在十天以上。

由于尸体已经腐烂,警方没能从现场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死者身份的确定为案件的唯一突破口。警方根据死者的头骨轮廓,利用现代刑侦技术,对死者的面部进行复原,并将照片以告示的形式在当地四处张贴,力图尽快确认死者身份。

有群众联系警方,称图片上的人和自己认识的“老徐”长得非常的像,并将自己对“老徐”的了解一一告知警方。老徐是上海人,今年69岁,退休后一个人在杭州租了一间出租屋养老。

警方寻找凶手并抓捕归案

警方找到出租屋的房主,但是这个房主说,老徐回上海了,他女儿在两天前把房子退了。由于法医鉴定报告显示老徐已经死亡十天以上了,如此看来老徐的女儿应该是说谎了,所以她的身上有一定的嫌疑。

虽然警方联系到了老徐的女儿,但通过调查很快又把她的嫌疑排除了。老徐的女儿和他的前妻一同在马来西亚生活,很少与老徐联系。所以老徐的女儿不具备行凶杀人的条件。

就目前来看,找到这个冒充老徐女儿的人是侦破案件的关键线索。为尽快侦破案件,警方对老徐的朋友进行走访调查,由此得知退房的人应该是老徐的干女儿陈某。警方在吉首的火车站将正要离开的陈某抓获,在审讯中陈某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凶手交代作案动机及作案过程

陈某是湖南人,17岁被骗到美容院,几次出逃失败后便接受了现实,而此时的她26岁,但她早在20岁的时候就与老徐认识,并保持了一种“干爹”“干女儿”的关系。

老徐用自己的退休金和积蓄给陈某买礼物和化妆品等,而陈某理所应当地享受着老徐的关心。时间一天天过去,陈某的年龄也逐渐增大,她想要摆脱和老徐的关系,开始重新的生活。

陈某在自己的老家找了一个男朋友,老徐知道这个事后非常的生气,便用陈某的裸照对她进行语言威胁。当天晚上,陈某在老徐的水中放入一定量的安眠药,打算趁着老徐熟睡时把自己的裸照找出并销毁。

然而一想到事后老徐还会一直纠缠自己,陈某就很慌张,于是便将老徐杀害了。

杀完人之后,陈某感觉非常害怕,想让自己的朋友帮忙,但是她的朋友都以为她在和自己开玩笑。陈某惊慌失措跑到了网吧,并认识了一个体型强壮的小伙,陈某见小伙对自己很有兴趣便谎称老徐要强奸自己,被自己失手给杀死了,于是小伙便帮助陈某处理尸体了。

小结

案件侦破,陈某和帮她完成抛尸的小伙都已落网,并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回看整个案件,实在是令人唏嘘,每个人都因为自己的贪欲,走上了绝路。老汉贪图女子的年轻美貌,女孩贪图老汉的金钱,双方这种靠着利益交换的关系本就是不能长久的。

从一开始,这段“不正当”关系成立之初,就一定注定了结局,而那个无关小伙仗义出手帮忙抛尸,正是因为自己法律意识淡薄,最终酿成了这样的结局。

悬疑“雇凶杀人案”始末:出轨惹命案,无名男尸扯出雇凶杀人案

前言

离奇命案的背后竟是因为一段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一具无名尸体,牵涉出两桩命案。两起案件环环相扣,层层关联,一波三折,扑朔迷离。

发现无名尸体

在2010年7月的某天,警察接到群众报案,报案人称在山东省商河县孙集乡的一个废弃机井里,发现了一具无名尸体。接到报案后,警察立即赶到现场,并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同时,法医也对尸体进行了检验。

验尸报告显示,无名尸体,男性,年龄三四十岁左右,身高180cm左右,体重90kg左右,死因是头部受到重击。

尸体高度腐败,死亡时间在六个月左右。很显然,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究竟凶手是怎样的人,竟然能够将这样的壮汉杀死并抛尸呢?原因又是为何呢?

初得线索

想要抓住凶手,首先得确认死者的身份,随后,警察就在登记的失踪人口名单进行排查,却没有找到线索,没有一个人与死者的身体特征相符合。死者的身份不能确认,案件就无法往下查,警察反复多次地在失踪人口里进行搜查,毕竟尸体不会平白无故地出现。

终于,黄天不负有心人,虽然没有确定死者的身份,但在警察的几番努力后,发现了很蹊跷的线索。

在名单里的一个名叫王希元的中年男人引起了警察的注意,他失踪的时间是六个月之前,同时,他也是所有失踪人员中,唯一一个孙集乡人,几个特征与此案件相重合的地方太多了,这绝对不是巧合。

沿线索深查

据悉,王希元失踪的前两天,他把自己的新车送去重新整车喷漆。

于是,警察去汽车修理厂进行了勘察,发现他的车还停在汽修厂,一直没有人来取走,经过对车子的进一步勘察,在后备箱的备胎下方,找到了一片带有血迹的树叶,经过DNA检测对比,结果证明,叶子上的血迹正是死者的。

于是,警方推测王希元可能畏罪潜逃了,随即向全国发出了协查通报,但效果不是很理想。人是不可能凭空消失的,警察再一次从王希元这条线索深查,发现在王希元失踪之前,与两个天津号码联系密切,但此时的两个号码都已经停用了。

警察感觉这之中肯定存在联系,于是,赶赴天津查找两个电话的持有人。很快便查到二者身份,分别是韩本立与其好友韩宝山,而之前发现的无名尸体正是韩本立。

案情转折

警方找到了韩宝山,并从他口中得知了一个阴谋。

2009年9月,他们两人欠下巨额赌债,正在此时,声称做生意结了仇、想要聘请两人当杀手的王希元出现了,被杀的目标叫张本岭。两人答应了,使用了各种方法,什么自制炸弹、制造车祸等等,却未伤及张本岭分毫。

时间一点点流逝,两人办事不力,没有挣到钱反而搭上了不少,两人开始抱怨,直到一天,两人动起手来,正在气头上的韩宝山拿起斧头砍过去,韩本立当场死亡。

杀了人后他也很慌,向王希元求助,毕竟事情因他而起,王希元将尸体拖走抛入机井,又给韩宝山了一笔钱,让其远走高飞,从此不再联系。

那王希元又能躲到哪里去呢?警方想尽办法,一无所获,两年的时间里,王希元没有动过账户里的钱,也没有与家人联系,人间蒸发似的。

案情再次陷入困局,买凶杀人、协助处理尸体种种都是大罪。就在这时,警方又在王希元的亲戚朋友那取得线索,在他失踪之前,给每个人发了一条自己要出去躲债,长期不回来的短信。

案件又复杂了

按理说,发短信并不奇怪,奇怪的是短信中对所有人的称呼都是一样的,不像是王希元发的,于是,警方大胆猜测,王希元已经遇害了。那会是谁将其杀害呢?既然王希元想要杀害张本岭,有没有可能反过来,张本岭将王希元杀害呢?毕竟王希云与其妻子存在不正当的关系。

由于没有实质性证据,警方无法采取措施,只能对张本岭妻子进行调查,其妻子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家里的沙发垫不见了,问张本岭,他支支吾吾的,事情也不了了之了。

顺着这条线索调查取证,在沙发上发现了王希元的血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会不会将尸体火化了呢?

通过调查张本岭送去火化的名单后有线索,张本岭销毁了尸体,在证据面前,他交代了事情的经过,起因就是因为王希元和自己的妻子有不正当的关系,于是,两人就闹翻了。

加上王希元买凶杀人的事情暴露了,新账旧账一起,张本岭与其同伙将王希元约到家中,用棍子打死,为了摆脱嫌疑,才将尸体火化。

小结

不正当关系,引起两桩命案,这更警示世人洁身自好,简单的关系更明朗、更简单,避免了不少麻烦。

你听过或者见过最奇葩的案例是什么?

本地发生的两个新闻,上过报纸的,但是时间太长找不到原文了

某农村人早上将一头母牛牵到田野吃草,傍晚再去牵回来。

有一天,母牛不见了,这家人到处找没找到,以为被人偷了,只好自认倒霉。

几个月后,这家人在同村另一户人家发现失踪的母牛,就上门讨要,但是那户人家坚持声称自己这头牛是在集市上买的,却又拿不出任何购买行为的人证物证。(好像还说购买日期早于那头母牛的失踪日期,所以肯定不是同一头牛)

原主人于是报警。

警方来了,由于双方各执一词,甚至无法判定该母牛是不是那头失踪的母牛。

这时候原主人说家里还有一头小牛犊,和失踪的母牛是母子关系,要求对母牛和牛犊做亲子鉴定。

警方于是对母牛和牛犊采集血样做了亲子鉴定。

由于国内没有动物亲子鉴定的材料,鉴定中心还专门去进口相关材料,历时一两个月才完成了鉴定。

鉴定结果是:该母牛与原主人家里的牛犊确实是母子关系。

原主人高高兴兴牵回了母牛,另一户人家好像因为拿不出善意购买的证据,承担鉴定费用。

某家庭主妇买了一斤牛肉

切肉时觉得颜色纹理不似牛肉,于是拿回去找摊贩退货。

摊贩说这就是牛肉!于是双方吵起来了。

双方遂报警。

警方见这么小的事情,当然要调解,可是双方拒绝让步。

家庭主妇说这不是二十几元钱的事情(当年的物价),是要讨还一个公道;

摊贩说这也不是二十几元钱的事情,是我的信誉问题,我卖的就是牛肉,童叟无欺,你不能这么冤枉我!

于是双方同意找机构做鉴定,如果真是牛肉,那么主妇承担鉴定费;如果不是牛肉,那么摊贩赔礼道歉并承担鉴定费。

警方询问相关机构后,得知鉴定费很贵,几千元,再三询问双方是否愿意为了一斤牛肉承担几千元鉴定费的风险,双方都愿意。

最后鉴定结果出来:确实是牛肉。

女子买牛肉疑是猪肉 送肉丝做DNA鉴定

鉴定结果:

这个摊贩卖的是牛肉,但是女子拒绝出鉴定费用2800元,

结果是摊贩自己承担了。

因为电视台之前报道了这件事,他不能息事宁人,必须自证清白。
网上有这个新闻。

感兴趣大家可以去搜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