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头条

面对一些公知的迂腐和诡辩我们该怎么办?

不知你是否能够弄清楚公知们的思路和诡辩方式。

如果能弄懂这个,其实公知的话甚至是立足点都是很好反驳的。

公知能够生存的土壤

前几天我还写了一篇文章,就是说公知问题的。我把文章的截图放一张过来。

▲文章截图

题主你说公知很迂腐,我觉得你这点是错的。

公知们的思路往往非常清晰,他们极其明确知道自己能够存在的原因,也极其明确知道自己能够在这种环境中以何种方式进行何种舆论斗争。

公知们从来不是靠标榜普世价值对发展的推动作用去愚弄众人的,相反,他们是靠东西方的发展差去推广他所谓的普世价值的。

也就是说,公知展示给我们的因(普世价值),其实是果。他们展示给我们的果(国力强盛),其实才是因。

说直白一点,西方国家抓住工业革命的浪潮发展出了强大的国力,背靠这个国力(强大的科技、军事手段),才能在世界上强行推广他们的普世价值(如果你不服,我就打到你服)。

公知们故意颠倒黑白,把普世价值作为国力强大的因,把国力强大作为普世价值的果,然后大肆吹捧。但是国力强大真正的原因,其实是高度全面的工业化和信息化,并不是什么说给鬼听的普世价值。

有些人分辨不了这个区别,就会认同普世价值那套忽悠鬼的玩意。

所以,我在那篇文章里写:公知能够存在的根本土壤,是东西方的发展差距。现在中国发展越来越全面,公知们生存的土壤就越来越小。以至于现在公知们只能和网民打一场又一场无聊的口水战。再次走上将意识形态斗争公开化的老路。

公知认为中国存在的问题

现在中国有问题吗?肯定是有的,但是中国现在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又该如何改变,这就是普通知识分子和公知的区别。

1.有些人认为,中国的问题是发展的问题,要处理这些问题,就需要更加深化和全面的发展。

2.有些人认为,中国的问题是制度有问题,要处理这些问题,就要深化制度改革。

3.有些人认为,中国的问题是文化的问题,要处理这些问题,就要否定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民族精神。

4.有些人认为,中国的问题是人种的问题,要处理这些问题,就要否定黄色人种。

你以为这是公知吗?

以上四类都不是公知。

前两类是观点不同的知识分子;第三类是逆向民族主义者,第四类是种族主义者。

公知们认为中国的问题是制度的问题,需要处理这些问题,就要否定中国的制度,否定指导中国发展的思想,全盘接受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世界的制度和他们所谓的普世价值。这才是公知。

公知们的操作思路

▲文章截图

如果把上述的前两类问题合并成一个问题,那么中国存在的问题是什么?

那就是,中国目前的问题是经济发展不充分,各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制度深化改革依然没有完成的问题。

也就是说,我国要处理国内的问题,需要进一步加快经济发展,并且照顾各地区的差别,协调各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在深化制度改革的同时要兼顾分配方式和分配关系的问题。

公知们是深知中国的社会问题的,所以,他们很刁钻的把握住了中国发展不充分、各地发展不均衡这个矛盾点,把加快经济发展和协调发展以及深化制度改革的处理方法,偷换概念成否定中国制度、否定中国发展思想的方法。

这也是公知们能够立足于我国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实际问题而兴风作浪的原因。

总结一句话:公知们的操作手段是承认中国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实际问题,并立足于这个大前提,然后把解决方法偷梁换柱,进而鼓吹西方制度和普世价值。

做不到这一点的“公知”,那叫喷子,那不叫公知,因为他们的水平还太次。连美国的各种基金会给他们发钱估计都嫌性价比不高。

对此,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弄清楚公知们的套路。就如以上所讲,公知们就是那么去偷换概念的,看似无懈可击,其实他的内在逻辑漏洞百出。

就像你家的大米饭烧太久被烧糊了,要解决这个问题,应该是下次少烧一会儿。而不是听别人吹水,只有村西头阿美家的馒头才是吃饱肚子饿唯一选择。

这是两个问题。

对于那些没有辨别能力的人,你没有特别大的责任和义务去修正他们的认知,他们的认知也不是你一个人就能修正的。

唯有发展,唯有继续深化制度改革,才是彻底解决公知问题的唯一出路。

八九十年代,公知泛滥成灾的时候,你改变不了国人的看法,因为中国落后,因为西方发达。

曾经有多少学生是看着《意林》、《读者》、《故事会》长大的,又有多少学生听过日本小学生背一二十公斤行李徒步几十上百公里而不需要帮助的鬼故事。

我们就要进入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了,你再看今日的学生,还有多少人信这种鬼话?

是因为父母教育的好?还是因为学校教育的好?

根本原因是我们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也强大了,很多人甘愿被打脸然后承认既定的现实状况。

你说红色中国不行,现在我们行了。

你说红色中国落后,现在我们不落后了。

你说红色中国不按你的道路走就是死路一条,我们的道路走了这么久,不仅没死,路还越走越宽阔了。

请继续你的表演!

一公知在某平台天天骂中国舔美国,可粉丝数越来越少,拿到手的美分也越来越少。

心情郁闷之极,找到一高僧诉苦:“大师!我爱美国之心日月可鉴,天天宣传普世价值和自由民主,难道这都有错吗?公知这行怎么越来越难混了呢?现在公知这两个字都快臭大街了!”

大师找来一只鸡,用一根绳子把鸡腿绑在一起,一拉绳子鸡立马倒地,挣扎片刻后方才站起。

公知大悟:“您想让我越挫越勇?诡辩到底,一定胜利?”

大师用浓厚的乡音回答:“哎,我看你还是拉倒吧!公知(鸡)被私欲的绳索缚住了双脚,就很难再爬起来。再多的诡辩都会被事实打脸。除非傻子才会一直相信骗子!找回三观和良知才是正道!”

我是儿童故事撰稿人王叔,我来聊一下这个话题。

公知立场不正,心向西方,以侮国精美精日为己任,实为国家身上的寄生虫、蛀虫!这样的人,不仅思想迂腐,一心媚外,迎合西方价值观,且善于诡辩,身上还有公知、教授的光环,确实很能迷惑群众。

那么,我们如何应对这帮公知,让他们的危害减到最小呢?王叔提几点小建议:

首先,加强对国家公务员、教师等重要和敏感职位的爱国主义审查,决不能让这帮心向西方、反对国家的人占据我们的公职和讲台,对于触犯党纪国法的人要一律严肃处理和追责。

公知的言论为什么有极大的煽动性和迷惑性?!因为这帮人都有着一个个耀眼的光环,不是什么机构的董事长,就是什么作家协会的领导,再不就是什么大学的教授,反正名头看起来都挺吓人。正是他(她)们身上披的这层皮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很容易对其言论奉为真理。

比如方方,刘川鄂,梁艳萍,王小妮之流,就是如此。方方是前湖北作家协会副主席,刘梁王三人都是大学教授、博导之类,可谓是触目惊心!

他们是体制的既得利益者,趴在体制内吸血吃肉,却一心精日崇美,以侮国为己任。面孔是中国的,灵魂是西方的。这样的人,还能算是中国人吗?!

精美精日分子,王毅外长斥之为“中国人的败类”!对于这样的败类,应该免去其公务员的职务,以免其带坏社会风气,影响政府形象,对青年学子造成误导。

没有了这些公职教授之类的头衔、光环,他们就只是一个普通百姓。他们的影响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谁会去关注几个愚夫愚妇的精美精日言论呢?!

其次,对于解犯英烈保护法和其它法律的,要予以严肃处理。不能让这帮人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肆无忌惮地侮国精美,挑衅民族感情。

前段时间,有些精日和侮辱英烈分子就因为否认南京大屠杀的精日言行,或者侮辱凉州救火英烈的言论而被拘留,因为他们触犯了英烈保护法。

但我们可以看到,那些公知教授却可以堂而皇之地侮国,否认南京大屠杀,公开支持台毒港毒。他们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可谓是肆无忌惮。

既然普通网民触犯法律可以被拘留,那这帮公知教授难道就有豁免权么?!就因为他们可以不对自己的言行承担代价,所以他们才能跳得这么欢!

诚然,我们不能打压言论自由,不能压制不同意见和声音。但牵涉到损害国家利益,违反国家法律的人和事,就要一视同仁!并要以事实为基础,以法律为准绳,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才能让社会形成良好的爱国风气。否则一颗老鼠屎打烂一锅汤,实在太恶心人了。

其三,只要不侮国,不损害国家利益,没有违反党纪国法,让他们叫又何妨?!

一个正常和健康的社会,必然伴随着不同的声音。如果公知们不损害到国家利益,也没有违反法律,那让他们叫又何妨?!我们国家现在正迈向民族复兴之路,GDP已经到了世界第二的位置,我们的民众已经觉醒,眼光已经打开!我们的90后00后的年轻人已经成长起来,他们思维开放,爱国主义也很扎实,而且已经不再对西方有盲目的崇拜了。他们对西方的认识更加理性,也更加清醒。

这次疫情就是一面照妖镜,照出了方方等一帮公知刻意抹黑中国的丑陋。中国在防控疫情上,条件是最差的,还是闭卷考,结果成绩还挺好。

而公知们崇拜的美国呢?不但疫情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最高,而且还不把民众的生命当回事!除了到处甩锅中国和世卫组织,还鼓吹让民众牺牲生命以挽救美国经济!

美国不是天天鼓吹人权吗?居然连本国人民的生命都毫不在乎,说牺牲就牺牲,这脸打得国内的公知们有点不知所措啊!这叫公知们怎么去圆谎呢?!

所以,只要公知们不损害国家利益,不违法,那就让他们说去。事实会让他们自己打脸!而打脸多了之后,自然也就没几个人被他(她)们所蛊惑、迷惑了。

结束语:

对待善于诡辩又迂腐不化的‘’公知‘’,王叔总结如下:

一是有损害国家利益的,决不能让他们占据重要公职和教育讲台,因为这些敏感职位如果被精美精日分子占据,危害实在太大了;

二是有违反法律、损害国家利益的,要依法惩处,不能让一颗老鼠屎打坏一锅汤;

三是要有民族自信,面对不同意见和批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公知们其实是时代的产物,他们在我们国家最孱弱的时候受到了西方国家最强烈的文化冲击,精神上打上了精美精日的烙印之后,一跪不起。随着我们国家的崛起和民族复兴,这帮人已经慢慢被扫进了垃圾堆,越来越没有市场了。

综上,希望对朋友们有所启发,谢谢!

【如有疏漏,敬请斧正!

我是儿童故事撰稿人王叔,敬请点赞,关注。谢谢!】

有理有据地揭露他们,戳穿他们,批驳他们,让他们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让正能量占领舆论阵地!把这些为乞讨西方狗粮,与人民为敌的所谓公知请下神坛!


公知普遍受教育水平很高,见多识广,因此公知看问题很深刻,能够独立思考,别人很难忽悠,同时公知还肩负开启民智的重任,为了中国时代进步,融入文明世界做出重大贡献,

公知不迂腐,公知充分利用机会宣传普世价值,让言论自由,民主,选票,宪政,人权,权力的制约和平衡等观念深入人心,普世价值概念是维护人民利益的最根本准则,也会激发创造力去探索未知,在现代社会,政府不创造财富,由人民税收供养,政府的职责就是维持秩序,服务纳税人,这天然上就需要人民授权政府,政府其实就是纳税人雇佣的物业公司,如果人民没有选票,就无法获得财富分配权,必然面临高税收,加大贫富差距,同时政府不能创新,垄断资源必然导致低效率,挤压创新部门的资源,

公知不诡辩,诡辩其实就是不讲逻辑,而公知有严谨的逻辑思维,可以面对全方位的质疑,因为公知的理论经历了全世界的实践,如果不符合逻辑,就不会言论自由和信息公开了,

逻辑思维的训练其实并不复杂,可以参照法庭审案,法庭审案就是逻辑思维过程,这里举几个重要的常识性概念,第一,不要跑题,现在讨论什么问题,就要围绕这个问题展开,比如现在讨论旅游问题,不要扯到电影问题,这个概念的重要作用是忽悠民众的时候回避关键问题,比如明明是应该追查责任,却跳跃到歌功颂德,第二,分清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概念,事实判断是只追问事实真相,是真和假的问题,价值判断是对事实下结论,是好和坏,如果有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意识,也可以防止被忽悠,在事实判断上的套路就是掩盖真相,限制信息公开,在价值判断上的套路就是双重标准,同样一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是功劳,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是错误,

原本清晰的一件事物,在发展的过程中,被公知扭一下,编一编,打个结,就把人搞晕了,带到坑里还搞不清东南西北方向。其实,只要我们回到原始,象梳子梳头发一样从根底梳来,就能理顺复杂的曲扭,这就应了佛语中的九九归一。

公知带节奏,评价公知的网友也因自己的情绪化表达而被动的带了节奏。难道这样就好吗?

而且公知为什么会做出有别于常识性的意见?主要是因为他们听到了或者是看到了,普通民众看不到的东西。其实我们谁也无法保证,当我们看到了公知们所看到的东西以后,是否在表达上会像他们一样?

用不着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批判公知是汉奸。关键在于当你知道了公知所知道的东西,以后是否依然能坚信自己曾经的想法。而不被自己多看到的一些事实所左右。很多的分歧实际上恰恰来自于公知和反公知这两个群体接触的社会信息不同。

公知是什么意思?他们难道真的是迂腐而不可救药的吗?其实公知指的是那些较比普通民众而言,有一定专业基础和社会素养的人。但是这一社会素养并不一定与普通大众和社会主流相符合。这其实也并非他们有意为之,而是他们在认知价值层面与传统民众所处的环境并不相同。

换句话说,他们见到了更多普通人见不到的东西,听到了更多普通人听不到的东西。其中有好自然也有坏,这本身就是辩证的。公知根据自己有别于普通民众的事实体验,进而给出自己的表达。这种表达可能是爱国的,也可能是亲西方的。本身这种过程是没有问题的,现在社会是自由的,没有必要因为公知的一些言论而将其打上卖国汉奸的帽子。这种扣帽子的文化其实不也是劣根性之一吗?

作为一个文化人,我想要说的是对于公知所说的一些事情。如果只想进行情绪化的表达,反击反驳。那么接下来我所说的事情大家就不必看了。

对于公知的一些言论,我们暂且不去评价其对错,而是试着去研究这个就某一事物表达看法的动机。是什么样的社会环境,使他做出了有别于常识性的判断?还有他所说的一些事情的表达,是否存在部分真实性。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敢给你提意见表达否定态度的人并不一定是你的朋友,其实也可能是你的敌人和你并不喜欢的人,包括公知。

再谈谈公知们的迂腐问题。迂腐并不是任何一个人想要达成的目的。归根结底依然是认知问题。书本的东西看多了,别人的宣传看多了,而表达出了不符合特定社会现实,包括国内和国外的一些表达和思想,其实就可以叫做迂腐。也就是不切实际,但是道理却又很正确。他的思维逻辑是一个闭环,在道德上你又挑不出毛病,又是基于一些基础的社会现实。往往令人感觉这些公知们很无奈。他们并不是蓄意宣传,也不是刻意骗人。但是他们的道理真的没啥用,既没有可操作性,同时也讨人厌。

再说说公知们的诡辩性。是基于两个事实,或者同一事实的两个方面,采取两个截然不同的价值观进行解释。简单来说就是驴唇不对马嘴。而且所作出的解释是,参照公知们的表达寻找符合自身表达的事实依据。而非基于客观事实所总结归纳出的道理。换句话说,真正的道理是来源于客观现实,而诡辩则是客观现实服务与特定理论。在自己的思维体系之内毫无违和感。但是走出自己的思维舒适圈,也同样令人烦。

而且就普通民众的辨别能力问题其实。社会是开放的,你永远也无法制止所有的公知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意见想法。西方经历的思想启蒙运动,我们同样也经历了54爱国运动。我们的思想启蒙虽然比西方玩晚,但是也算得到了社会普及。在这个开放信息流乱窜的社会只能提升自己对于世界的认知和三观的树立。自己有独立的思想和思维,而不盲目依赖某些网上的意见领袖。这才是王道。真正能够改变这一现象的不是公知,不是反公知的民众,而是自身的独立思考。

“公知\"们为何“迂腐““诡辩\"?因为他们“执着“。执着于仇恨共产党,仇恨社会主义制度,以至于仇恨自己的祖国,以至于卖主求荣,以至于甘当反中反共的急先锋或者彻彻底底的间谍。

“公知\"的执着一念,未达目标决不罢手,甚至死不甘心。他们一招不成,再换一招。当我们正处于发展的初步阶段就说我们什么都落后,什么都不行,连月亮都没有外国的圆,没有外国的亮。当我们发展比较好的时候,有很多地方赶上甚至超过美西的时候,他们又说我们的制度有严重缺陷,没有美国西方的先进。当一场瘟疫肆虐全球以后,他们的谎言被击得粉碎,脸被自己打得肿胀难堪的时候,他们又说人家民主自由,有人权,由他们一手教唆出来的少数留洋生则帮腔道:还是美国的空气新鲜,啊!美利坚我要拥抱你,吻你,亲你,我将永远效忠你……

现在这些执着的“公知“们又在说什么呢?我们在面对强权打压的时候,我们奋起抗争,敢说“不\"字,我们在强权舰机压境的时候,我们握紧了手中钢枪利剑,在沉稳中注视、监视着敌人的一举一动,保持着高度警惕和大国胸怀,我们做好了时刻应对极限挑战的时候,他们说,你们干嘛自不量力,妄自尊大,没有美西的科技你们能行吗?你们凭什么对美西指手画脚,说三道四,评头论足,你们的科技有人家的先进吗?要比人家至少落后三十年、五十年,应该抱着谦虚的态度老老实实的跟人家学习,够资格跟人家较量吗?赶快夹起尾巴做人……总之,在他们眼里,中国永远都不行,中国永远都不可能行,还是跪地求饶,缴械投降吧……

这就是这帮“迂腐\"“诡辩”“执着”者的真实的内心世界。诚然,我们有很多地方还不如美西先进,应该抱着虚心态度学习人家的科学技术,成功经验……,在世界疫情如此严峻的情况下,我们党和政府仍然强调深化改革,强调与国外加强交流合作,这就是我们一贯不变的指导思想和工作方针,用不着你们这些“迂腐\"“诡辩“的“公知”指手画脚,挑拨离间,搅乱人心。

眼下很多“公知\",诸如方方之流好象己经听不到他(她)发声了,一方面他们没有了市场,过去的那一套再也蒙不了觉醒的中国人民了,另一方面他们暂时蛰伏下来,还在窥探形势的发展走向,一旦他们以为气候适宜了,还会跳出来,疯狂的反扑,像疯狗似的要到处咬人,我们必须时刻高度警惕,必要时给以致命一击。




公知这个群体,变态而偏执。每每说到现今西方体制时,它们脸上似乎都会浮现一种自我陶醉而病态的优越感,似乎嚎上两嗓子与现今西方体制有关的东西,他们就在心理上觉得高人一等[打脸][打脸]

它们病态地宣扬:普世价值=现今西式N党制“民主”,并且把一些政治概念等同化:“民主”=三权分立=军队国家化=宪政=多党制=普世价值。只要提及其中一个概念,它们必定连带着歇斯底里地卖弄其它几个概念

它们拿着西方现今的政治体制而自以为手握打遍宇宙无敌手的尚方宝剑,凡事要抨击一番都以西方体制为参照,吮痈舐痔般三跪九叩西方体制的曼妙而极力抹黑诋毁被西方所敌视的国家

公知擅长造谣,造西方和被西方敌视国家的谣言,但动机不一样。造西方的谣言是为了跪舔西方,幻想着被西方利用、得到西方赏识,哪怕西方给它抛个媚眼也能让它的祖坟冒青烟。造被西方敌视国家的谣言则是为了诋毁抹黑污蔑,给西方的敌视为虎作伥[打脸]

公知还有一样:它们都有一套似是而非的理论,说起来让你觉得似乎有理、无可辩驳,但总觉得哪里不对,甚至要反驳它们你都得先了解它们那套歪理邪说。当然,事情其实也简单:无论它们说得多么堂皇,你弄清楚它们抛出这个观点的动机就够了,这样你就能跳出它们想带的舆论节奏去反驳它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当下,西方国民多么希望生活在公知描述的天堂之地[打脸][打脸][打脸]

因为营养过剩,所以上窜下跳。唯一的办法是让他们像工人农民那样,自食其力,不再骗吃骗喝骗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