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头条

你周围的癌症患者是怎样发现自己病情的?

来自: 澳门 查看: 4849 一個人の世界  百度已收录

深夜看到这个问题,忽然很想写一写。

我的舅舅,是妈妈最小的弟弟。他在三年前就有胃部反酸,嗳气的症状,当时没有当回事,在家里附近的卫生室拿了点药吃了,时好时坏,也没有系统的检查和治疗。

半年后,舅妈给妈妈打电话说舅舅胃病总是不好,让去医院检查一下,也总是推脱说没什么事不去。还是妈妈硬拖着,把他拖到了医院,做了胃镜,当时说没有什么明显问题,有点小溃疡。舅舅更确信自己只是胃病,回家了。

又是一年过去,舅舅的胃部症状进一步加重,这次他听信了别人的传言,跑去某个小医院拿了中药喝,断断续续喝了几个月,根本就没有效果,人也消瘦了不少。

舅妈想让他再去检查一下,他个倔脾气就是不去。没办法,舅妈又去把我妈搬了出来。虽然倔,但是我妈的话,舅舅还是听的。

再次胃镜,发现肿瘤。

当时在病理结果出来之前,我们还存有一丝希望,希望是良性的。

结果出来,是印戒细胞癌。

表弟和媳妇瞒着他,说是胃溃疡需要做修复手术,带着他住了院。当时我们仍然在想,胃镜下的肿瘤并不大,也许就是个局部切除手术,很快就回家了。

结果腹腔镜进去一看,转移,肿瘤已经穿透了胃壁,跟胰腺粘连在了一起,根本就无法分离了。原来胃镜只是看到了胃里面的肿瘤部分,大部分的肿瘤是在外面凸起。

手术没有做,妈妈问遍了北京肿瘤方面的医生,答案基本都是一致建议保守治疗。

目前舅舅在进行保守治疗,精神还算好,疼痛暂时还可以控制得住,只是消瘦,而且严重贫血。表弟有时间就带他去旅游,我们在他面前强颜欢笑,装作轻松谈论他已经被治好的胃溃疡,心里却暗暗流泪,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时日。

他才50岁。

每每说起妈妈都会自责,如果早一点检查的话,如果不耽误那么多的时间的话,也许结果就会不一样了吧。

每每想起我们都会心痛,弟媳妇哭着说姐啊,这是天要绝我们的路吗,好日子才过多久呢,我爸他辛苦一辈子什么都没享受过啊。

可惜时光不能倒流,我们也无力改变事实!真的希望大家可以引以为戒,出现身体的异常一定要及时去医院!一定要及时去医院!一定要及时去医院!千万不要不在意,自己胡乱买药吃,万一耽误了病情,失去了最佳的治疗时间,等待我们的,真的是无尽的痛苦和悔恨!

给大家分享一个发生在徐医生身边的故事。

徐医生同科室的一位护士长退休了,被返聘在科室做事。护士长是一个性格非常开朗的人,平时爱运动,游泳可以横渡长江,爱笑,乐于助人,大大咧咧,也爱骂一些看不惯之人之事,性情中人一个。

2018年春年前,有一天下班,和护士长一起下楼,她把我抓得紧紧的,感觉她有些害怕,经过询问得知,她这几天走路定位有问题,比如前方有一根柱子,以为自己避开了,却不歪不斜正好撞了上去。因此,下楼梯时她也很害怕自己摔跤,就把我抓得紧紧的。

第二天,护士长去做了一个头颅磁共振检查,惊讶发现里面长了一个小土鸡蛋大小的瘤子,诊断考虑脑胶质瘤。原因找到了,出现定位不准的症状就是这个“坏东西”在捣乱。

于是,决定手术切除这个胶质瘤,住进了神经外科。术前常规检查,又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胸部CT发现肺上有多个占位。虽然护士长没有任何呼吸道症状,但从医多年,大家都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肺部占位很有可能是恶性肿瘤,脑部的胶质瘤是转移的。

如果是这样,脑部胶质瘤手术还能不能做?有没有必要做?肺部占位如何确诊良恶性如何治疗?各学科会诊以后,意见也不一致。

护士长平时说话做事都很干脆利落,在经历了心理的低潮期以后,很快调整过来,综合分析了各位专家的意见之后,觉得自己平时身体很棒,这次主要不适来自脑部胶质瘤,即便是肺癌转移,也要把胶质瘤切除,改善症状。肺部的问题决定通过纤支镜检查明确占位性质,如果需要放化疗或者靶向治疗,那就是下一步的事情。

于是,护士长接受了脑胶质瘤手术,幸运的是,手术非常成功。经过一段时间身体调理以后,护士长又转到了肿瘤科进行相关的化验和检查,进而接受了放化疗以及后续的靶向治疗。

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在此期间,护士长坚持复查,结果一直很好,人也非常乐观。我们也衷心希望她的开朗豁达、乐观积极的心态能助她成为“抗癌明星”。

我的公公是一个肺癌晚期患者,就因为别人的一句,你是不是得癌症了,这才发现了自己的病情的!

我公公身体一直都很好,几十年来就是一点小感冒,吃点药就好了从没打过针。就是会抽点烟,也再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了!

在2017的时候,我公公因为耕地不小心腰闪了一下!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就特别庝,我公公以为是因为昨天的造成的,就自己找了些草药来敷!敷了几天时好时坏的,公公也没有在意,也就照常上班!

有一天在工地上班的时候,公公腰疼了受不了,回家都是工友送回来的,下午就去镇里的医院做了检查医生看结果说没什么事,就是腰扭伤了,开点药回家休息几天就好了!

在家休息半个月,药也吃完了,但腰疼更严重了,这天公公工友来家里看公公。见到公公不但没好还更严重时。他说老弟你这会不会是癌症吧?就叫公公去县医院做更全面的检查,镇上毕竟设备齐全,公公听到他这么说,心里也有些惊!

第二天在婆婆的搀扶下去了县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让我们大家很难过,肺癌晚期!而且癌细胞都已经扩散,导致腰痛是因为转移到了骨头!

本来我们打算到死都不告诉公公病情,可我觉得他有权知道,我不想到时候自己因为什么死的都不知道!我现在依稀记得那天告诉他病情他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是跟着一块哭!

等公公心情平复之后,开导他积极配合治疗,我们一家开启了陪公公抗癌的日子,当我们做这样的决定时,有一半亲戚是反对的,说我们这样就等于把钱扔大海一样,有去无回!

我和老公觉得,人的命就和赌钱一样,不去赌一把怎么会知道输赢呢!我们应该为公公的赌一把,赌赢的最好,输了我们也不后悔,只少我们努力过!

很不幸,我们输了。他永远活在了我们家人的心里

说说我身边的吧。

在我读初中的时候,冬天,奶奶经常说他腿痛,就买些膏药,但是不管用。晚上痛的睡不着,就用热水敷。有一天晚上,实在是受不了了,就给子女打电话,去医院。在我们那县医院住了几天,那边医生怀疑是癌症,但是不确定是哪一种。就去了大医院检查,结果是肺癌,并且是晚期,也不能做手术,已经全身转移。采取放化疗治疗,两个多月后回家,家里一直瞒着他,她自己说脑袋里有病都是爷爷以前打的,后面几个月去化疗一次。由于副作用太大,后面就吃中药,效果还是不错,人也要走精神些。一次不小心感冒了,就恼火了。最后,也没有抢救过来。家里人都说他自己可能多多少少也猜到了一点,只是自己也装作不知道吧,因为他识字,而且他以前就知道癌症,对癌症比较了解。

一朋友的妈妈,才47岁,刚开始只是感觉肝区隐隐作痛,去药店买药,和在基层医院治疗都没有效果,去大医院检查,肝癌。不知道是现在还是之前他脸色就发黄,只是没有关注太多,没想到会那么严重,就抱着无所谓的态度。

一同事的爸,五十多岁,去医院之前身体有哪痛,就吃止痛片,后面止痛片止不住了,女儿带着去医院一检查,肺癌加食道癌,加肝腹水。一个多月就走了。

我奶奶的病因是劳累成疾,和平时生气生的多。同事他爸是嗜酒如命。

月经一直不干净,当时同事母亲因癌症刚过世,心里特别惶恐,社区医院两癌筛查,鼓足勇气去了。

大夫感觉不对头,宫颈肥大高度怀疑宫颈癌,取点活检时,特意多取了几处。

活检结果“上皮化生”,看的出大夫舒了一口气,她建议同事每半年做一次检查,同事还是不放心,觉得还是些问题,同事的白细胞低,于是去省妇幼保健院去挂了一个专家号,当天很幸运,是妇瘤科的一个专家教授看诊。

同事把在市级医院的结果给他,他问同事为什么要做这个检查,同事说月经不断,他给同事开了两个检查,一个是B超,一个是凝血。至今都很感激他,当天他身边围着十几个病号,他还是如此仔细询问同事的病情。

凝血无事,B超查出问题了,子宫内膜増厚,大夫接过报告,一副如我所料的表情。

然后安排同事住院,宮腔镜检查,确诊子宫内膜癌。

再然后在省肿瘤医院做了手术,历经六次化疗,中间种种辛酸,已不想再回顾。

现在身体尚可,但是同事还是很怕,儿子尚小,没有成年。特别想陪着他,看到他考上高中、大学,看着他能成家,这是她的愿望,每次去复查时,如履薄冰。如果那个指标高了,就战战兢兢。

现在觉得人最宝贵的是生命。

说说我爸是怎么发现自己得癌的。2016年4月份,我爸跟我们说他嘴巴里有个溃疡,很久了快一个月都没有好,听说附近有个人也是嘴巴长东西做手术花了5000,他有点急了,割那么小一个东西怎么那么贵。


第二天他去了社区医院,我也没陪他去,想着就在附近不远,而且这个社区医院挺大的,普通手术都可以,住院部都有10层楼。一个小毛病应该很快可以有结果。


没到中午我爸就回来了,他说医生看了说做不了手术,让他去大医院看看。医生说的太委婉了,我们那时都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第二天我陪我爸去了人民医院,是我们这个县级市最好的。接诊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医生,手机给拍了照片,开了几个检查都要预约,说医院没有床位,过几天会电话通知。


我们就高高兴兴回家了,谁知下午医院就来了电话说有床位了,让我们抓紧去,直接去五官科找赵医生。


我们去之前还挺高兴,觉得很幸运,都不用等。到了医生办公室,赵医生就直接仔细看了我爸嘴巴,然后就单独叫我出去,说菜花状,大概率是ca。我当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一点都没有思想准备。



赵医生又接着说,这个手术不仅仅是嘴巴里割掉那么简单,还要皮瓣移植和颈部淋巴清扫,是一个大手术。我们医院做不了,如果住院只能做病理确诊一下,手术还是要去三甲医院,让我自己决定办住院做病理还是直接去三甲医院。


我当时都不会思考了,脑子空空的,就稀里糊涂办了住院。然后回家了,告诉了我妈,想来想去没办对,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办了出院直接去了宁波李惠利医院,托人当天住了院。


之后就是艰难的抗癌历程了,日子过得异常艰难,不停地奔波在去医院的路上。最后一切还是徒劳。不仅仅口腔癌还是肺癌,煎熬了1年半,我最后还是失去了我爸。


现在想想,癌症真的太可怕了。只要得上它,不死也要脱层皮,在医院看个各种各样的病人和家属,每一家都很难很难。希望医学能在发达点,早日攻克癌症。

我来说说我自己怎么得的癌症,我平时身体比较好,就是经常需要上夜班,夜里熬夜,精神每天都很紧张,倒也没啥不适,就是大便一直有点稀,爱吃重口味的食物中间身体一直都很棒,后来到了14年年初换了一份工作,这工作则需要上夜班,到了14年八九月份的时候,大便的时候偶尔会有点暗红色的血出来,起初不以为然,后来经过医院,去挂了个肛肠科咨询了一下,医生没说什么,直接给开了个肠镜,说做完再说吧,过两天做肠镜的时候,镜头一进去我就听旁边的一位主任面色凝重,等都做完了医生通知我老婆去一趟办公室,我去上厕所排气,没一会我老婆哭着跑出来跟我说我得了癌症,直肠癌,而且分期不早了,我当时一下就懵了。怎么我年纪轻轻就会得这病。然后换医院,做检查,开刀,活检,唉,中晚期,开完刀之后化疗放疗,生物治疗各种治疗,中间吃了很多苦,好在都熬过来了,到了17年7月,癌症卷土重来,复发了,转移到了腰椎,下半身半摊,身体疼痛,又做了各种治疗,现在还在医院同病魔做抗争。我不会放弃,社会上的好心人都来帮助我,我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同时也劝解现在的年轻人,有小毛病不要硬抗,早点去医院看,当心小病拖成大病。

我是88年的,2016年的七月二十几号我老公的一个表弟请我们吃饭,那时候夏天嘛有些热,我就穿的一条牛仔短裤,就在坐下来准备吃饭的时候我把手搭在了左大腿上,咦,我感觉我大腿的肌肉里一个汤圆大小的疙瘩,我仔细摸了摸,确实是有一个疙瘩,当时我就跟坐在我旁边的老公说了,我说,老公,你摸摸看,我大腿肌肉里是不是有个疙瘩!他摸了摸确实是的!

那天吃饭都没什么心情了,一桌子好吃的也没吃几口,心里就想无缘无故为什么大腿长个疙瘩呀,我的印象里疙瘩多半长在背上,有的疙瘩也是有红肿,有脓点的那种,为什么我这个疙瘩长这么深呢?晚上回到家我就跟老公说了心里的疑问,也把心里的担心讲给他听,我说,该不会是什么瘤子吧?他听到我这么说也睡不着觉了,查了一夜的手机,结果大部分都是说可能是脂肪瘤或者间质瘤,这些都没事,做个小手术就行了!心里那种不安瞬间减轻了不少,当晚我们就决定第二天去市医院检查检查!

第二天到了医院我们挂了骨外科,医生也是很淡定,给我开了彩超,怀疑就是一个脂肪瘤!很快就到我做检查了,帮我做彩超的是个女医生,她当时就说,是有个包块,但是挨着动脉在,你这如果要做穿刺活检的话要去宜昌,我们这里做不了B超引导穿刺!

其实当时我们心里根本就没有当回事了,就觉得是脂肪瘤了,所以第三天也是当做去宜昌逛街,顺便去做个活检!活检要隔天才能出结果,我们又离宜昌有些距离,所以当天就回来了,由于两天没有做事了第四天我们就在家把手里的单子做了。

第五天的时候我和老公开车再次去了宜昌,当天挂的骨外科专家号,拿了结果我们就直接去找个专家,那病理结果单我也看不懂,上面写了一大串,最后总结写了:考虑为高级别多形性肉瘤,建议临床复查!我记得那个专家年龄很大,他看到我的报告很委婉的跟我和我老公说,你这个不是很好!我当时听到不好心里就有些慌了,就问他,是这个瘤子不好还是长的地方不好?他说,是这个瘤子不好!其实我心里也不清楚就一个瘤子能有什么不好的,就算是恶性的也只需要做个手术切掉它就好了!我不了解这其中的严重程度!后来医生找了个理由把我支出去了,跟我老公说让他赶紧给我办住院,并且马上去预约PET—CT,看身体别的地方有没有瘤子!并且告诉他这种瘤子就是恶性的!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公嚎啕大哭,抱着我说去办住院,但是那几天刚好我来例假了,做不了手术,并且我也没觉得有多严重!

回到家我和老公才把这件事告诉了家里人,公公婆婆都很诧异,我身体一直都好好的,怎么就能生这样的病?一家人坐在一起商量着,公公婆婆和我都觉得还是在我们本市做手术好一些,那样方便照顾我,也方便照顾我儿子(那时我儿子才一岁多)!

第七天的时候我例假也完了,大早上我和老公直接跑到我们市医院办了住院,等我们拿着住院单子,跑到住院部骨科医生办公室的时候碰到了我要感谢一辈子的医生,他估计比我大不了多少,他看了看我的活检病理报告单,直接看着我说,病人是你?我说,是的!他说,这是你老公?我点了点头!他叹了口气说,27岁,你们都是成年人了,我直接跟你们说,你这个情况很严重,肉瘤就是恶性肿瘤!你到我们这里来做手术我可以给你做,但是就怕效果不好,因为前段时间也是和你差不多大的一个小伙子小腿上长了瘤子,做了手术,现在已经转移了,所以我建议你们到武汉或者其他更权威的地方做手术,做治疗!他这一番话让我和我老公直接就腿软了,给了我们当头一棒!天啦,这种事怎么发生在我身上了?他就像给我判了死刑了,我全身发抖,脑袋一片空白!老公在旁边扶着桌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带着哭腔感谢那个医生,谢谢您,谢谢您告诉我们这个病的严重性,我们马上去武汉!说着老公就拉着我去退了住院费,直接开车回家吃了点午饭,收拾了些衣服就出发去了武汉!

在路上了我们都不知道到底是去同济还是协和,他开车我就用手机到处问朋友,问同学,终于联系上了老公一个朋友的同学的同学,他是协和肿瘤医院的医生!这个医生也是对我帮助最大,最多的一个医生!他对我的帮助我和老公会用一生来感谢他!

当天晚上我们到了武汉,第二天我就被安排住进了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从头到脚!最后我被确诊为左大腿横纹肌肉瘤!这个瘤子恶性程度高,5年内存活率低!但是不幸中的万幸,幸亏我发现的及时,并且手术做的扩大切除,放化疗效果很好,在经过一年的艰难治疗后我痊愈了!今年是我昨完手术的第五年,我挺过来了!

这五年来我的感触很深,觉得人生苦短,要面临好多的艰难险阻,但是我们要积极的去面对这些困难,去战胜它,那么就真的是我命由我不由天!同时我也感受到了家人,朋友对我的呵护和爱,在我最无助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一直在我左右,让我依靠,感谢他们!

深夜写这些是想告诉为生活奔波的人们,身体健康最重要!不要为了钱就把命不当回事!如果发现身体有什么异样,不要慌张,一定要及时去医院检查,找专业的人咨询,让他们给最好的建议,如果没有那就多去几家医院,一定不要病急乱投医!希望我的经历对你们会有帮助!

谢谢平台邀请!

我爸我妈都是癌症患者,我爸是肺癌我妈胃癌,他俩都同事年人都属鸡,都在六十五岁左右发现的,我妈先两年出症状,天天腹部疼。我那时就在山东滕州就业,认识医院几个部门主任医生,千查万查,经副院长牵头各部一把手会诊,确认胃癌早期。几名医生朋友让在滕州给老妈做手术,老妈不愿意,怕有什么不测回不了家乡,最后终于回到家乡仪征市化纤医院,找专家做的胃切除四分之三,附带胆囊切除,所幸,切除后常年服药一切未复发,术后已经十年了,身体一直尚好,真是感恩菩萨。

但,我爸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就在母亲术后恢复的一年后,老爸天天咳喘,胳膊还麻痛。一开始没多想,人老肩膀事多,认为是风湿肩,后来咳嗽不止,低烧难退,反复肺部感染。在那年回家过春节节后,不放心带他去检查,还是给母亲治疗的那位主任,检查完他沉重地对我说:兄弟,可能老头的走老太太前面。我当时心里一格楞,知道又摊大事了。但我不复气,带我爸上南京肿瘤医院复查,经过活检穿刺,确诊为肺癌并转移胸部淋巴,失去手术机会,只能化疗。因为前面有我妈治愈的前例,我满怀信心告诉我爸,砸锅卖铁咱们治,但老爸担心我钱不够,说的这两年净事,你也花光了别治了。我说你放心,我年轻我慢慢挣,最后老爸同意治疗了。

我爸一共8600一个化疗做十个,后不能化疗转放疗,又做六了,先后治疗一年另四个月,全部扩散到内脏,放弃治至病故,那年,我好无奈好悲哀!

回答完毕!

我姨夫,每年体检身体指标都很好,有一天吃饭,突然被噎了下,噎得差点没喘上气,赶紧上医院检查,没想到结果却是食道癌中晚期,得到这个消息,姨妈犹如晴天霹雳,没敢告诉姨夫。

姨夫被噎到后,去医院做了检查,一边做CT检查,医生的脸色就有些不太好了,问姨夫:这样被噎到的情况之前有过几次?

姨夫心里疑惑:难道我还能经常被噎?但是还是老实回答道:第一次。

医生没说什么,但是脸色凝重。

直到确诊住院了,我们全家都知道了,但都没敢告诉姨夫。

姨夫62岁了,再过三年就退休了,他是单位里的老会计,在这个单位一干就是四十多年。

他这个人天性乐观,人也很善良,对谁都很好,随时都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我们从没想过,癌症会找上他。

因为他平时身体很好,几年都不会得个感冒,单位每年做体检的时候,在同龄人中就数他身体最好,别的同龄人多少会有一些三高或者身体会有其他的小问题。

但是姨夫的身体没有任何的毛病。

想来他得这个病跟他的爱好有一定的关系,姨夫从不抽烟,却很喜欢喝酒,他的酒龄跟他的工作年限差不多。

而且他就喜欢喝烧酒,每顿饭时,要来3小杯,饭吃得不多,酒却喝得不少,姨妈再怎么劝也没用。

住院一段时间后,医生告诉我们,姨夫的这个情况已经属于中期偏晚期,是要手术还是保守治疗,经过多方考虑,我们选择了做手术。

直到安排好了手术的时间,快做手术的前面一天,姨妈才跟姨夫说:你脖子里长了个东西,检测出来是恶性的,必须做手术拿掉,做完手术就好了。

没想到姨夫平静地说道:是癌吗?我早就猜到了,你别难过。

姨妈忍不住当着姨夫的面泪流满面!

第二天的手术,从早上的九点就进了手术室,直到晚上的10点钟才结束手术,医生说:打开了才发现比想象的严重,已经扩散到胃部。

姨夫的胃也被切除了三分之一,但是那些东西并没有被取干净,从此姨夫的身体变得很虚弱。

手术之后,就是漫长的恢复期,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姨夫就出院了,医生开了很多抗癌的药,平时每天要吃药,三个月复查一次。

我们都以为,这一次手术过后,吃着抗癌药,姨夫的身体还是能坚持几年的。

但没想到仅仅过了半年,第二次复查后,医生说,必须要化疗,单纯吃药已经无法控制癌细胞,于是身体刚缓过来的姨夫,又开始漫长的化疗之路。

第一次化疗是在我们市里的这家三甲医院的,姨夫的身体肉眼可见地虚弱下去了,头发掉光了,第一次化疗结束后,姨夫休息了一段时间,继续吃药观察。

但在他身体刚缓过来的时候,医生再次通知我们,必须进行第二次化疗,并且建议我们到省城的肿瘤医院去。

接下来,又是各种托关系,联系医生找床位,最后忙活了两个多星期,才住进了我们省城的那家最好的肿瘤医院。

化疗了10天左右,医生通知可以出院了,癌细胞得到了控制,同样的开了很多抗癌药,然后复查,交代了一堆的注意事项后,出了院。

这一次,我们家人都松了一口气,以为这次只要好好吃药好好保养就会慢慢好转。

姨妈从姨夫确诊至今,整个人看上去老了至少10岁,因为她和姨夫老来得子,姨夫62岁,她49岁,孩子刚好才12岁。

她们的生活也并不宽裕,她的工作也不稳定,收入也很低,好在姨夫有医保和社保,这一年多以来,各种报销下来医药费只花了不到10万块钱,但是她很怕姨夫就此撒手离去,留下她们孤儿寡母。

而且这一年,她又要忙上班,又要忙接送孩子上下学,又要忙照顾生病的姨夫,她心力交瘁,她祈祷让姨夫能好起来。

可是老天并没有听到她的祈祷,姨夫再次入院,原因是姨夫吃东西时被呛到,差点窒息。

这次入院,医生检查后告诉我们,他的肺部感染,他做过手术,食管变细,胃部变小,已经不能再吃不易消化和不易吞咽的东西。

这次可能是因为他经常被呛到,这些东西到了肺部,造成感染。

后来姨夫的身体走几步就喘上了,几乎只能靠吸氧机来帮助呼吸,肺部感染越来越严重。

在姨夫离开前的那一个月,只能躺在家里的床上吸着氧气,他只能吃点流食,没有任何力气,瘦得皮包骨,他甚至已经没有力气抬起自己的手,也说不了什么话了。

姨夫离开是在前年的正月初四的晚上十二点左右,那一天他身体很好,躺在床上没有喘也没有咳,跟他的女儿说了很多的话。

那天他的脸上难得的有了笑容,慈爱地注视着他12岁的女儿,甚至还抬起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姨妈以为姨夫可能是慢慢在好转,心里还很高兴,晚上8点钟,姨妈照例坐在床前给他擦身子,他突然对姨妈说:我生病这两年来,辛苦你了。

姨妈还笑骂他:知道我辛苦,你还不赶紧好起来。

姨夫艰难地说:今晚你就在房间里跟我聊天吧,我们聊到12点,你多跟我说说话。

没想到十二点刚过,氧气机里发出滴滴的声音,姨父彻底地离开了。

从吃饭的时候被噎到,查出病情,到彻底离开,姨夫用了两年零三个月的时间。

癌症为什么这么可怕?

就是因为它平时没有什么征兆,或者有什么小征兆都容易被人们忽略,检查出来的时候,往往已经是中后期,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期,所以往往难以治愈。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身体有什么不适,及时到医院检查,如果发现哪里不好及时就医,不耽搁病情。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