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八卦

《权力的游戏》中有哪些“细思恐极”的对话?

贾坤!

第七季归来,二丫终于报仇了,雪诺也终于成为了北境领主,真是大快人心,史塔克家族终于崛起了,数着每一秒,期待第八季来临,等待二丫与雪诺的重逢!

很难想象,一个父亲会对自己的儿子如此憎恶。


小指头还有一句名言:混乱是阶梯!

在第六季最后一集末尾,二丫通过无面者的能力化身为侍从,将老弗雷的儿子们剁成披萨,让老弗雷吃。这刚好呼应了第三季布兰所描述的故事,亲口吃掉自己的骨肉。

这句话是小指头说的。和我们中文里的“乱世出英雄”有异曲同工之妙。也就是说,太平盛世里是出不了英雄的。世道越混乱越艰难,时机就会慢慢成熟了。此时若有“英雄”登高振臂一呼呼吁造反,就会万千响应者云集。甚至,带头者还会被平民们视为“救世主”看待。也因此,小指头在电视剧里是刻意制造各种混乱不堪局面的,动机是因为他想趁机捞取巨大好处。

那一票人里恐怕只有劳勃的私生子算个人物?但是没人知道啊,估计是要啥本该当守夜人的艾德,毕竟艾德是要被流放而被乔弗里突然改主意杀掉的。

两个阴谋家在铁王座前达成了默契,杀死无法控制的乔佛理,阻止紫色婚礼的进程。并且分化兰尼斯特家族,削弱其在君临王族的威信。同时,高庭的荆棘女王顾虑孙女的人身安全,也加入了两个阴谋家的计划。

那时候,珊莎刚刚到姨妈莱莎的艾林谷,躲避瑟曦的追讨,因为乔弗里的死,瑟曦认为是珊莎和提利昂合盟的。

小指头:“一袋金龙能买一时安全,一支利箭能保一世安全!”


第二句: “混乱是阶梯。”

这句话是细思极恐的,因为充分体现了上位者“睥睨天下草民”的轻蔑,亦说明权贵阶层和平民百姓之间存在的巨大意识形态鸿沟。

其实原著的大纲里,马丁老头子是准备把雪诺和艾莉娅写成恋人的~二丫是我最喜欢的角色了,冷酷无比的杀手,不被任务所桎梏,遵循内心的良知,反抗家人为其定格的淑女之路,勇于追寻自己喜欢的事物,不顾他人眼光,勇敢成为自己。再次为二丫的执着与坚强鼓掌!

第七季,二丫学艺归来,成为维斯特洛最神秘强大的刺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血洗弗雷家族。

“那么你的心愿呢,瓦里斯大人?”

其实,在《权力的游戏》这部剧中还有很多经典的对话,甚至会让人毛骨悚然,以后再慢慢分享!

小指头:“一袋金龙能买一时安全,一支利箭能保一世安全!”

第一句: “狮子从不必在乎绵羊们的想法。”

关于“红色婚礼”,布兰“鼠厨的故事”,以及艾丽娅第七季开头“血洗弗雷”的联系,最细思极恐,也最快意恩仇。

混乱局势对于一些人来说,确实是一张能向上攀爬的梯子,这句话一点儿也没有错。只是,细思极恐。

所以,狮子家族的詹姆才说冰原狼家族的奈德根本没有资格评判,毕竟都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谁又是个温柔的羊羔呢?

《权力的游戏》中细思极恐的对话有:

高庭有和兰尼斯特家族结亲的意向,但是乔佛理太过于难以掌控,小玫瑰那么精明强干的女性都不能左右偏执的他。所以,顺应众人的阴谋,荆棘女王认为孙女的安全要紧,不能和乔佛理结合但是可以在兰尼斯特家族找更容易控制的继承人。于是,乔佛理必须死,以便为各种势力扶植诺曼登台而做准备!


他们说他们侍奉千面之神,而千面之神在不同地方叫不同的明字,在科霍尔,它是“黑山羊”;在夷地,它是“夜狮”;在维斯特洛,它是“陌客”,而陌客就是维斯特洛的七神之一,也就是说这个神是无处不在的,或者说他们认为这属于全部人的信仰。

而且这个杀手组织到底什么身份?到底什么目的?

于是,一杯毒酒葬送了乔佛理的性命,也挑起瑟曦攻击提利昂的高潮。整个兰尼斯特家族分崩离析,进而造成提利昂杀死父亲逃离君临城。整个国家的力量对比完全反转!

是不是和光之王选择雪诺一样(我知道可能是转世一类的),千面之神也要找一个继承人之类的东西呢?

无面者这句话概括了七国所有人最终的归属。


凡人终有一死,这是贾坤第一次见艾丽娅就说德话,也是他们组织的信条和暗号。

当时,那个酒鬼士兵刚刚把珊莎救出来,然后安全的送到小指头的手中。然后和小指头要约定好的报酬,即一袋金龙,结果……

那谁要杀一个没用了的劳勃呢?小指头还是老蜘蛛?他俩都想让劳勃死然后引发天下大乱。

然后,权利的游戏中最虐心的“血色婚礼”就发生了(心疼二丫一万秒)。

细思极恐的剧情嘛很多,比如老玫瑰用项链毒死乔大帝,我特意返回去看了庆祝时候项链坠子,真的就少了一个钻石! 细节太精致了!

曾经,安达尔国王到守夜人军团来参观做客,结果守夜人军团的厨子为了复仇,把国王的儿子杀了,配上胡萝卜、洋葱、蘑菇,做成馅饼,給国王吃。国王很喜欢吃……最后诸神把这个厨子变成了大白鼠,只能通过吃自己的骨肉来活,不管怎么吃,越吃越饿,怎么也吃不饱。诸神把这个厨子变成白鼠,不是因为他对国王儿子的所作所为,而是因为他在自己屋檐下杀了一个客人。

紫色婚礼之前,擅长计谋的小指头觊觎铁王座时被君临城情报总管瓦里斯发觉,两个阴谋家的言谈机锋暴露了两个人都觊觎铁王座的野心。为此,打破兰尼斯特家族和高庭的合作势在必行。


纵观权游,最虐心的就是两件事,一是二丫亲眼看着父亲奈德被杀,二是雪诺亲眼看着爱人耶哥蕊特死于同伴的箭下。



《冰与火之歌》作为风靡全世界的奇幻文学畅销书,改编成影视剧之后,以其高度还原原著情节和高精度地还原历史细节,顺应作者那些戏剧冲突强烈的情节反转,和历史感强烈的情节走向,成为一代神品。

不论是自然死亡还是无面者出面促成的暴毙,都能够轻易地摧毁任何一个自诩非凡的人的生命和他想要达成的伟大目标。在无面者眼里,不管是权贵还是平民,最后都不过是送到他们手里的一具冰冷的尸体。世间任何权势在他们眼里,都不过是裹尸布上一条条美丽但是无用的花边而已。

这句话是兰尼斯特家族的族长泰温说的。电视剧里,初次登场的泰温,正在有条不紊,慢斯条理地亲手解剖着一头鹿。见到自己的大儿子詹姆之后,对话中说了这么一句“霸气侧漏”的话。


这句话是小指头对刚刚从乔弗里的婚礼上逃离出来,惊慌失措的珊莎说的。

布兰在寻找绿先知时,突然在长夜堡里讲起这个城堡的故事:


感觉贾坤他不会就是神本身吧,在神殿里二丫看到的所有人不会都是贾坤的分身吧…………

这句话是詹姆向布蕾妮描述他成为“弑君者”的全过程,以及为何奈德会那么反感兰尼斯特家族的原因。

小指头对珊莎说:现在和永远之间,有无限的可能。

本人认为有二句:

谈不上细思极恐,但是被小恶魔被审判时慷慨激昂的话感动了!

没过多久,小指头就把神经质的莱莎推下了月牙。事实证明,真的有无限的可能。至此,珊莎对小指头应该是防备有加了。

肯定是任务,但是任务是杀谁?

还有,疯王还要求火术士用野火烧掉所有人。无奈,詹姆才杀了疯王,拯救了君临城的百姓,可在人们以及奈德的眼中,他就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弑君者”。

在小指头和瓦里斯之外,荆棘女王才是真正下毒的人。瓦里斯隐瞒了有谋杀的消息,小指头利用珊莎将毒药带进了婚礼现场,而荆棘女王借着关心珊莎的问候,拿到毒药,在敬酒的时候投入乔佛理的酒杯。

而整个系列里,不仅仅是情节的峰峦叠起备受观众好评,就连里面的只言片语都足以让人回味良久——

“凡人皆有一死”

电视剧里有的,现实里又何尝没有。例如当今的普遍高房价现象,大量的平民百姓,打工人心存不满,怨气冲天。但万千绵羊们的想法,又有谁会在意呢?再举个例子,现在一些电商平台“挟天子以令诸侯”,以流量胁迫店铺商家,巧立名目以各种“直通车”名义诱导商家们必须支付流量费,否则店铺物品就不给公开展示机会。广大店铺为此叫苦不迭,但绵羊们的抱怨归抱怨,平台方的大张嘴狮子,可曾会在意过?

泰温:“我宁愿被蛆吃掉,也不愿让你继承凯岩城,辱没了家族的名誉。”

詹姆:“狼有什么资格评判狮子。”

弥桑黛会不会是铁金库的卧底,洋葱骑士刚到龙石岛就问弥桑黛来自哪里,是不是对她有所怀疑,试想一个原本是奴隶的通译竟然会19种语言?还有原本龙妈有三个侍女,只有弥桑黛还活着,看来这些疑问要到最后了才能看出来了。

就没人疑惑这个人的存在意义嘛?

在美国,像特朗普这样的纯粹商人,零从政经验的政治素人,在2016年居然能成功击败希拉里当选为总统。这个自然是和美国的阶层混乱割裂局面有关。若非社会巨大贫富悬殊现象,中产阶级没落,美国铁锈带地区的“红脖子”选民们,也不会就此送给特朗普一张顺利上爬的一步登天梯子了。

这句话是提利昂要父亲为他在黑水河一战的出色表现进行嘉奖时,他向父亲说要凯岩城,父亲给他的答复。

因为奈德只看见詹姆把利剑刺向“疯王”,但并不知道“疯王”要求作为御林铁卫的詹姆,杀掉父亲泰温,提头去见“疯王”。


荆棘女王祖孙两人的言谈机锋揭露了紫色婚礼那杯毒酒的来龙去脉。

但是!武功如此高强,已经是原著和剧中出现过的最强刺客一开始是怎么被抓在笼子里送去北方的?!

“祖母,你又不知道那杯酒里有毒!”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

小指头问,瓦里斯微笑不答,眼睛里看着大殿最高处的铁王座。

可想而知,布兰的这个故事是如何可怕。

那他又为什么会中意二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