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游戏

《魔兽》系列中,人类与精灵同样使用奥术魔法,为什么人类却没有魔瘾?

主要是人类与精灵对于魔法的依赖程度不同。

所谓的【魔瘾】是什么?

是专注研究使用魔法的上层精灵从永恒之井“高浓度魔力”环境迁移到其他“低浓度魔力”环境后的不适应现象。

这种状况其实就类似生活在国内平地的居民到西藏高原游玩一样,会产生【高原反应】。

而魔兽中的人类,是泰坦造物铁维库人掠龙氏族受到古神的血肉诅咒之后的退化产物,并且迁徙到提瑞斯法后,又南迁至阿拉希高地后延续到创建人类帝国。

【人类帝国】则起源于黑门前两千八百年出生在阿拉希部落的索拉丁大帝,更重要的是人类从来没有像精灵族一样,住在有“永恒之井”这样拥有【高浓度魔力】的环境中进化。

相反精灵族不一样,他们从进化开始就一直处于【高浓度魔力】环境中。

为什么这么讲?这点得追溯到暗夜精灵的诞生。

在上古之神与泰坦们的战斗中,阿曼苏尔急于求成,直接单手将亚煞极扯出地表杀死,导致艾泽拉斯的表面扯出一个巨大的创口,大量能量涌出。

后来守护者把这个创口修复,成为永恒之井。

而当时一支黑暗巨魔迁至到永恒之井附近居住,受到永恒之井的滋润,自然进化成暗夜精灵。

也就是说,从巨魔进化为精灵的一开始,就已经在【高浓度魔力】的环境成长。

此后,无论暗夜精灵如何分化,对于【高浓度魔力】的环境都十分依赖,也就是患上所谓【魔瘾】,一定需要魔力来源才能活。

经年累月下来,精灵们就像患了“烟瘾”一样,一天不抽一包,浑身难受。

但也有一些精灵因为种种元素,没能患上【魔瘾】。

例如暗夜精灵在上古之战结束后,玛法里奥率领下宣布永远放弃奥术魔法研究转为自然系的德鲁伊法术,并迁居到诺达希尔和泰达希尔。

因此,不使用和研究魔法没受魔瘾影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有人点赞我的问答的人都脱单,分享的人都发财,评论的人都瘦了,关注的人出门买菜都降价。

魔兽世界中对奥术魔法的使用,带给艾泽拉斯太多痛苦,因此奥术定律也因此产生:

1. 魔法非常强大

奥术魔法在艾泽拉斯中是个很特别而且强大的存在,它带给法师强大的力量,让法师能够成为影响历史的存在,只有少数国家或是种族能不借助魔法的力量站 上颠峰。历史已经证明,只要奥术魔法的使用者成长到难以控制,灾难也随之而来。只是,许多法师与奥术能量的使用者都喜欢这麽催眠自己:我没有这麽倒楣, 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2. 魔法招致堕落

奥术魔法带来的力量,也让人随之堕落。如果随便让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学习魔法,当他的魔法技艺逐渐熟捻后,他会逐渐自大且不再理解谦虚的美德。许多学 习魔法的人,内心的自大与傲慢都会随着施展魔法的能力成长。魔法也让施法者衰老得更快,也加速艾泽拉斯本身的老化(因为施展奥术魔法会消耗世界的能量)。 有些法师认为只有钻研恶魔技艺的人会受到衰老影响,但大部分研究显示,这个说法是自欺欺人。

3. 施展魔法容易成瘾

当一个人在施展奥术魔法后,强大的力量会让人上瘾,还想施展一次。就像你施展魔法时,书本就会从书架飞到你的手上,你就再也不会走到书架旁自己把书 取出了。要抵抗使用力量的冲动是很困难的,当你越频繁使用魔法,你就会有越多想要用魔法达成的慾望,最终你会希望从恶魔身上吸取更多能量。

4. 玩弄扭曲虚空如飞蛾扑火

由於奥术能量与扭曲虚空有相当的关连性,因此燃烧军团才能从扭曲虚空探知到永恒之井的存在,如果你不断从扭曲虚空中抽取奥术能量,将导致恶魔再次入侵,届时就得跟着面对接下来世界被毁灭的后果,艾泽拉斯的历史已经证明这个理论无数次。

因此不论是血精灵还是人类,只要持续不断地使用奥术魔法,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魔瘾”,区别只是血精灵们使用奥术魔法的时间已经太久远了,导致“魔瘾”更加严重,从而导致自己更加痛苦!




本质的区别:人类是泰坦造物,对魔法亲和,掌控魔法的能力最强。血精灵的祖先是巨魔,掌控魔法能力差,甚至他们的进化就是因为魔法,所以他们容易被魔法控制。

首先人类有一个天赋技能,名字叫做自私自利。能够解除一切的控制。

而在人类的眼里,魔法就是一种工具,它还有很多其他的工具可以选择,而在高等精灵眼里那就是他们的生命。

依赖程度不可同日而语,人类的文明并不是建筑在魔法之上,但高的精灵却有魔法,建立了辉煌的文明,这种自傲心理也导致了他们的极端依赖。

因为永恒之井这个大的源泉。永恒之井是一个巨大的奥数能量源,精灵就是受到永恒之井影响变异的巨魔。精灵也不都对奥数成瘾,成瘾的只是当初痴迷研究永恒之井奥数能量的那批及他们的后代,而比如暗夜精灵当初发现精灵对永恒之井能量过度依赖远离这一力量的群体就不存在成瘾的问题。

而人类,官方明确说过相比于精灵更有魔法天赋,在精灵指导下魔法掌握很快。但是没有后续,估计只是强行加给人类的这么个设定,官方也没有想过去圆这个说法。

人类的血统更牛逼一些

不是奥数成瘾,是那个井让人成瘾

这其实很好理解,人类与精灵对于魔法的依赖程度不同。

我们对于高魔世界还是低魔世界的定义为“魔法的普及程度”,也因此魔兽是否为一个高魔世界一直都是存疑的,因为精灵对于魔法的普及度非常高,日常生活中扫地洗衣都是魔法完成,而人类除了达拉然以为,大部分都是麻瓜。

我们再换个例子来看,把魔法这事比喻成抽烟。

抽烟=法师从魔网中吸收魔法的过程,吐烟圈=法师释放特定法术。(就像抽烟的人不一定会吐烟圈,不一定能吐出花样一样,法师都能利用魔网能量,但表现出的能力就天差地别了。所以吐烟圈=施法)

精灵们无论是守着永恒之井还是太阳之井,他们的魔法来源都非常充足,相当于一天可以抽个几包烟。

而人类呢,在人类学习魔法的时候永恒之井已经爆炸,形成了遍布全世界的魔网能量,人类释放法术基本都是从魔网之提取能量,这个浓度就要稀薄很多了,相当于一天也就几根烟。

那么经年累月下来,精灵们的“烟瘾”肯定要比人类大的,当失去了太阳井这个魔力来源,让他们也一天只能“抽几根烟”,那么精灵们必然就难以忍受。而人类早就习惯了~

另外一点,人类对于魔法的天赋其实比精灵要高的,在人类精灵联军与巨魔作战的时候,凭借新教授的一百位人类法师,就扭转了战局。当时就表现了人类这个种族对魔法的亲和力。而且精灵虽然魔法普及程度高,但是最顶尖的法师往往都是人类。

这个原因的形成可能是因为人类是泰坦造物的后裔,而奥术就是秩序能量之一,本身泰坦就代表着秩序阵营,所以泰坦造物退化后形成的人类魔法天赋高也就不奇怪了(就像矮人对大地的亲和力高一样转载!

奥术能量对于人类来说是工具,是武器和顺手的锤子,好使的枪械一样,可有可无,可以替代。

奥术对于精灵来说是生命,是血液,是食物,是身体的一部分。不可或缺,无可替代。

高等精灵自从发现并将原始部落定居到永恒井边上开始,永恒井的奥术能量就在无时无刻的,不断的改造着这个种族。

奥术能量已经让高等精灵获得了几近无限的寿命,强大健康的体魄,和无限的智慧,这个过程大概花费了千年万年。

人类的奥术是高等精灵精灵教导的,而高等精灵天生就会奥术,就可以使用奥术。就像是人要教导动物怎么站起来一样。

一个使用奥术就像是走路喝水一样的宗族如何教导天生不会走路只会爬的宗族?答案是研究。

后期的高等精灵已经拥有几近无限的寿命和生存所需要的一切,他们要更多,所以开始建立学院,研究奥术的本质,而人类就是他们研究奥术成果的副产品。

就像人类大脑开发一样,我们拥有智慧,但是不理解怎么拥有的,和如何提高。我们就用类人动物做实验,实验好的结果,对自己有利的结果在反馈到自身一样。高等精灵也是这么做的。

人类所有力量的结晶,守护者麦迪文,是人类从高等精灵那里学习魔法开始一代一代守护者把自身力量叠加到一个人身上的结果。

可就是这么一个耗费数代最强守护者,在高等精灵看来,也只是无限趋近与他们中的普通一员而已。他们的儿童通过一定的学习也能轻松超过麦迪文,而不被邪能侵蚀。如果你质疑高等精灵女王被侵蚀,那是上百上千年生活在被腐化的永恒井,不断被腐化的结果。

也就说人类仅仅从高等精灵哪里学到一点奥术的皮毛,剩下的都是人类根据自身模仿精灵魔法的劣质版。

同时缺少奥术能量的高等精灵的时间也开始转动,永恒的生命已经离开他们,他们也开始有生老病死,力量也不复存在。他们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生命和力量的流失。

这是一种饥饿和对死亡的恐惧,当他们知道可以从其它地方或缺所需的能量时,当然是第一时间去或取,来减轻失去能量而带来的无力感和虚弱感。

举个好理解的例子,奥术对于人类来说就像是饭后的水果,吃饱了,再来个水果。

奥术对于高等精灵来说是食物,一旦缺少就会挨饿。

吃不饱一顿两顿可以,一天两天可以,几十年你试试。

前言

v5游史馆的第一篇“简说魔兽史”,主要讲述了一个种族围绕奥术能量的进化、割裂乃至分裂史。从巨魔进化成暗夜精灵,到割裂出上层精灵,最后正式分裂出高等精灵,时间也从黑门前15000年推进到了黑门前6800年。暗夜精灵的主流社会抛弃了奥术,改尊德鲁伊的自然之力,强调与自然的和谐;而高等精灵及之后的血精灵社会,则继续高度依赖奥术,并随意改造自然。

这一节该谈谈奥术魔法对人类历史的影响了。

这两张《魔兽》电影剧照里的老头老太,被认为是安东尼达斯和守护者艾格文。

安东尼达斯是人类大法师,法师组织肯瑞托六人议会的首脑,艾格文是电影主角之一麦迪文的前一任守护者。“肯瑞托”和“守护者”两个名词,代表了人类对奥术能量利用的最高水平,同时也是人类文明在黑门纪元蒙受灾难的重要原因。

科技的本质是对自然资源的研究、提炼与利用。艾泽拉斯世界既有矿藏,也有奥术能源,对奥术的研究利用本质上也是一种科技,与矮人对矿物属性的掌握、侏儒对机械制造的迷恋并无本质区别。

人类并非天生就会使用奥术这种资源。

人类奥术之始

根据矮人探险协会的考古研究,人类的祖先是身材高大的维库人,而维库人则是泰坦造物,本是钢铁质的无机物(类似我们次元的女娲造人神话),程序设定为泰坦创世设施的保安,在受到上古之神(后续会详谈它们的历史)的血肉诅咒后,坚硬的钢铁身躯变成了羸弱的有机质,身材和力量也逐渐萎缩——同时,血肉构成的维库人产生了自由意志,不再严守程序设定的使命,而拥有了强韧的生存本能——换言之,不再是纯秩序造物,而是一种介于秩序和混沌之间的种族。

一支定居于提瑞斯法林地、受到血肉诅咒的维库,即是人类始祖。经过数千年的发展,人类形成了多个部落——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与阿曼尼巨魔之间的资源、地盘争夺从未停止。最终,一个名为阿拉希的部落在战争领袖索拉丁的带领下统一了人类诸部——正如在我们次元,乞颜部落的孛儿只斤·铁木真统一了蒙古高原诸部。

索拉丁建立了统一的阿拉索王国,这时已经是黑门前2800年,距高等精灵东渡并建立魔法王国奎尔萨拉斯,已经过去了四千年。

数千年里,高等精灵同样在与阿曼尼巨魔作战。尽管高等精灵拥有强大的奥术魔法,但阿曼尼部落获得了来自赞达拉部落的强援。战争,战争从不优雅——精灵有奥术魔法(科技),而巨魔有数量,有武技,有战术,还新拥有了快速恢复能力。当奎尔萨拉斯外围被夷为废墟时,高等精灵王阿纳斯塔里安·逐日者向阿拉索王国首都激流城派出了使团。

索拉丁与他的顾问团讨论至深夜,最终得出结论:要换取人类的军事援助,高等精灵必须教人类使用奥术魔法。

精灵王了解滥用魔法的危险,但巨魔已兵临城下,他选择了同意向一百名人类传授基本的魔法之道。索拉丁随即率领两万余名战士北上夹击巨魔。最终,在奥特兰克要塞的决战中,一百名人类法师和精灵法师集中汇聚出奥术能量,给永恒之井充能……哦不对,是化作毁天灭地的火海,将志在必得的巨魔主力全部吞噬。

这里插一嘴:不止一位史学家为奥术能量和火焰之间的转换感到疑惑。斟茶员推测,就好比核裂变的原子弹爆炸能引起烈焰,奥术能量的集聚释放也可以有光热辐射吧。这与萨满通过元素之力召唤火焰、水流、闪电不太一样。

为感激阿拉索王国对奎尔萨拉斯的拯救,高等精灵许下盟约,永远协助阿拉索王国的血脉。在《魔兽》电影中,出现了一闪而过的高等精灵,他们正是来履行盟约的——不是为暴风王国的乌瑞恩国王,而是因为安度因·洛萨是古代阿拉希血统的真正后裔——

尽管在黑门前1200年,统一的阿拉索王国已经分裂,并逐渐形成洛丹伦、斯托姆加德、库尔提拉斯、达拉然、暴风、吉尔尼斯、奥特兰克等七个城邦王国。

值得一提的是,“七”是个很神奇的数字。在我们次元的公元前五世纪,中原逐渐形成了齐楚秦燕赵魏韩战国七雄。而在另一个由某位身患拖延症晚期的白胡子胖老头创造的次元里,征服者伊耿入侵维斯特洛前,大陆上也分布着七大王国:北境王国、山谷王国、群岛和河流王国、凯岩王国、河湾地王国、风暴地王国、多恩王国。

大概只有创世泰坦才晓得这种巧合是怎么回事。

“奥术管理委员会”

七王国里的达拉然,被称作“魔法城邦”,实际上达拉然城最初是以商贸中心而显赫。在一位名叫阿多冈的法师被推举为城市统治者之后,达拉然开始为所有法师提供避难。最终,达拉然成为一个由六名法师组成议会管理,可以自由进行魔法研究的自治城邦。达拉然六人议会即名为“肯瑞托”。

巨魔战争的功臣,如何到了“避难”的境地?

因为暗夜精灵社会发生的事情,在人类社会重演。

最初的一百名人类法师开枝散叶后,魔法出现了被滥用的势头,但人类并没有奎尔萨拉斯的符文石来屏蔽奥术能量波动。零星的恶魔犹如飞蛾扑火,从扭曲虚空潜入艾泽拉斯。尽管因为能量级别较小,暂时不足以招致强大的恶魔,但骚动和恐慌开始蔓延。而且一部分法师通过对奥术魔法规律的掌握,开始向危险的邪能、死灵术方向研究,更大的灾难只是时间问题。

并不是所有的人类都能掌握奥术之道,对未知强大力量的恐惧和堤防,是人性,也常常是社会共识。在我们这个次元,由有核国家组成的联合国,竭力防止地球上增添新的有核国家;大部分发达国家完全禁枪;极真会空手道的师范还会告诉你,在日本,极真会黑带与人空手斗殴按持械论处……从毁天灭地到拳脚私斗,文明社会都作出了种种限制。

魔兽的次元也不例外。在拒绝了高等精灵银月议会让人类放弃魔法的提议后(“开什么玩笑,这魔法可是阿拉索的先辈用命换来的!”),高等精灵的精英法师与人类精英法师一起组成了秘密的提瑞斯法议会,负责调查处理大陆各处的恶魔渗透事件,同时还会不动声色地向其他法师宣传滥用魔法的危险。

当遭遇极其难缠的敌人时,议会成员会实施一种危险的力量转移仪式,将所有人的奥术能量暂时灌注至一名成员身上,这名“矛头”将在段时间拥有超常的能力。但是,在一次与恐惧魔王凯斯拉纳提尔的对决中,对方成功绕过矛头,袭击其他虚弱的议会成员,干扰了能量链接,随后杀死了失去力量来源的矛头。若非一位名叫阿洛迪的年轻半精灵及时介入,提瑞斯法议会将全军覆没。

暂避锋芒之后,议会改变了力量转移仪式,奥术能量灌注变成永久,而被灌注者不再被称作“矛头”,而是“守护者”。阿洛迪作为最初的守护者,最终成功击败了凯斯拉纳提尔,将其放逐回扭曲虚空。

阿洛迪尽忠职守地做了一百年的守护者,随后向一名新的自愿挺身而出的法师转移了力量,自己则在宁静与平和中度过余生。守护者的传承惯例由此开始。

法师们在一千多年里用奥术守护着艾泽拉斯,而另一方面,奥术能量的扰动本身就是吸引恶魔的原因。孰因孰果?孰对孰错?历史不作判断,只陈述一段事实:奥术影响了人类文明作为一个整体的权力结构,从而真切改变了人类历史。

奥术与王权

回顾人类与奥术的历史,斟茶员还注意到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

暴风城国王瓦里安·乌瑞恩是一名能左右手同时挥动武器的强大战士;同样骁勇善战的还有后来变成狼人的吉尔尼斯国王吉恩·格雷迈恩,他自己不习魔法,当有使用魔法的需要时,就让随侍的宫廷法师阿鲁高去干;海上贸易繁荣,民风不羁的岛国库尔提拉斯,其统治者戴林·普罗德摩是联盟海军上将,擅使火枪和长剑;洛丹伦的统治者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也从未表现出一丝对魔法的掌握。

此外,暴风城的王子安度因·乌瑞恩是一名信仰圣光的牧师;洛丹伦的王子阿尔萨斯师从圣骑士乌瑟尔,从小接受的也是圣光之道——尽管众所周知,他最后背弃圣光,成了二代目巫妖王。

只有戴林·普罗德摩的小女儿吉安娜·普罗德摩,从小师从安东尼达斯修习魔法。然而,在为人类做出相当贡献,赢得很高的威望后,吉安娜最终并没有继承库尔提拉斯的统治权——坦瑞德·普罗德摩成了库尔提拉斯的统治者。吉安娜则补了在塞拉摩大爆炸中不幸阵亡的大法师罗宁的缺,进入肯瑞托六人议会,成了魔法之城达拉然的统治者。

总之,大部分王族似乎都与魔法保持着距离。

这个现象的背后,或许隐藏着一些关乎人民拥戴、政治正确、文化传统、圣光教义或其他一些信息,以后游史馆或许能发掘出更多有趣的材料。而就目前而言,有一点却是完全可以确定的——

奥术魔法会异化人。

最明显的异化,来自长寿。

圣光是“国教”,圣光能让牧师拥有治疗伤痛的能力,但已有的史料中,没有让人长生不死的记载。奥术能让人长寿——最典型的例子即是本节开篇提到的艾格文。从黑门前823年开始,这个人类女性一直担任守护者,并且严重违背了100年任期的不成文惯例——直到黑门前十余年,才将守护者传给了自己的儿子。换句话说,艾格文活了至少800岁。

在我们这个次元的历史经验中,很多野心勃勃的统治者都追求长生不老。艾泽拉斯的世俗诸王未必没有这种想法,但可以想象,王储和王储的王子在面对老国王/女王的超长待机时,该多么绝望。这会驱使每一代王族都追逐奥术魔法,重蹈上层精灵与人民为敌的覆辙也未可知。

长寿的问题不仅在于继承权。每个人都难免成为自己的反对派——成为自己年轻时的理念的反对派。很少有人类能超出岁月的局限,在年迈时还表现出惊人的创造力——经验会变成财富,也可能变成障碍,而坚持与偏执往往只有一步之遥。

这一点显然在艾格文身上印证了。

自由主义者艾格文

在漫长的守护者任期内,艾格文与提瑞斯法议会冲突不断,甚至她的伴侣——聂拉斯·埃兰,起初也是受提瑞斯法议会之命来追捕她的。

艾格文无疑是一名有天赋有技艺的法师,这也是前任守护者斯凯威尔选中她的原因,但从已有的资料看,艾格文可能是一名自由主义者,甚至可能是无政府主义者,脾气执拗的她内心里对权威有着根深蒂固的怀疑,屡屡和年长的法师争执。

提瑞斯法议会对艾格文的我行我素颇有怨言,但谈不上着恼——毕竟艾格文在追踪恶魔、荡涤邪恶的守护者本职工作上很出色。可艾格文对提瑞斯法议会的怀疑却日益增长——她认为议会过多插手人类国度事务,变得日益官僚化。她担心自己卸任后,议会便会扶持一位易摆布的守护者,以满足他们的政治图谋。

这种怀疑最终转变成了癔症。

根据《编年史》记载,当艾格文的百年职责临近终结时,她追踪一股恶魔气息到了诺森德,随后发现一众恶魔正在追杀离群的蓝龙,以期享用对方强大的奥能——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邪能驱动的恶魔可以将奥术能量转为己有。

一如当年索拉丁的诱歼战术,艾格文与巨龙设下埋伏,将燃烧军团的爪牙一扫而空。她没想到的是,燃烧军团的主宰,萨格拉斯,突然出现在天幕之下——看来恶魔对蓝龙奥能的吸收并非率性而为,是为传送萨格拉斯做准备。

经历一番苦战后,守护者与巨龙击败了萨格拉斯——她以为是堕落泰坦萨格拉斯本尊,实际上只是他的一个投影、化身。更糟糕的是,萨格拉斯的败退只是掩饰,趁艾格文虚弱之际,萨格拉斯的灵魂潜入了她体内,并在数年后艾格文怀孕时,根植进了胎儿的灵魂——换句话说,她的孩子从一开始便拥有两重人格,在其成长过程中反复角力。

经历此战后的艾格文,出现了几个改变:1、对自己更加自信——毕竟她认为自己击败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恶魔;2、与提瑞斯法议会更加对抗——甚至秘密在逆风小径建造卡拉赞巨塔,作为此地魔网能量线的导管。

当议会成员渐渐老迈、故去,他们的力量仍然掌握在艾格文手中,而艾格文面对卸任要求时毫不犹豫地拒绝与敌视,终于震动了议会。他们开始建立新的魔导师组织“提瑞斯嘉德”,装备以能破法的附魔器,并专门训练追捕艾格文。

在卡拉赞被发现后,艾格文转移到了苏拉玛遗址,如前所述,在这里她遇到了前来追捕她的聂拉斯·埃兰,而在意志和智慧的竞赛中,两人从对手变成了爱人。艾格文向聂拉斯提议生一个孩子,将来继承艾格文的提瑞斯法之力,以后彻底摆脱“搬弄权术”的提瑞斯法议会。

这个孩子被起名麦迪文,意为“守秘人”——接下来的历史,就走到《魔兽》电影发生的时代背景了。《魔兽》电影中,麦迪文最终变身恶魔,其形象与他母亲击败的萨格拉斯如出一辙——而无论电影采用了什么戏剧表现手法,有一点可以肯定:洛萨和卡德加干掉的也只是萨格拉斯的一个化身而已。

艾格文始终相信自己的行为是正义的——坚定程度一如想炸掉整个暴风城,“推翻腐败贵族统治”的原石匠协会首领、后迪菲亚兄弟会头目埃德温·范克里夫。

而客观地讲,她的行为直接酿成了黑门纪元以来兽人战争的悲剧——最后的守护者麦迪文拥有强大魔能,却完全不受制约,最终尽数为恶魔所用。

权力的本质是实力。当权宜的集权成了定制的集权,一人之波动就会关乎一族之兴衰。这在无论哪个次元大概都适用。

后世《编年史》作者认为,艾格文变得越来越偏执,是因为思维受到萨格拉斯的扭曲。研究聂拉斯生平的学者也发现,聂拉斯在与艾格文相处过程中,察觉到“艾格文正倾尽全力压制着灵魂深处的一抹黑暗”,这份怜惜和同情,也给他坠入爱河加了分。聂拉斯最后的结局是悲惨的,被小麦迪文克死后,每一个去逆风小径的探险者都知道,埃兰的阴影一直在卡拉赞徘徊,哀嚎。

生而为人,就是行走在秩序与混沌之间,谁的灵魂深处没有负面需要克制呢?艾格文并没有像麦迪文一样分裂出双重人格,萨格拉斯对她的理性到底产生了多大影响?或者艾格文本身就不够理性?这个答案,谁也无从知晓了。

奥术分流

有多份证据表明,“蓝色”的奥术和“绿色”的邪能实为同源,它们都来自扭曲虚空,可以互相吸收并转化。

恶魔猎杀蓝龙可以吸取奥术能量为己所用,而当奥术能量来源匮乏时,奥术魔法的使用者也可以通过吸取恶魔的邪能,为自己充能。

一支在天崩地裂后隐匿在厄运之槌,名为“辛德拉”的上层精灵就是这么做的。辛德拉的领导人托塞德林亲王,用奥术水晶塔打造了一座囚笼,以禁锢一头名为伊莫塔尔的强大地狱犬恶魔。通过抽取恶魔的力量并再分配,托塞德林亲王维持了族人肉体的不朽,同时也陷入成瘾。

类似的事件还发生在血精灵身上。奎尔萨拉斯被天灾军团攻破后,流亡的高等精灵由王子凯尔萨斯·逐日者带领,改称自己“血精灵”,以示不忘太阳之井的耻辱。在破裂的德拉诺(即外域)投靠已变成恶魔猎手的伊利丹·怒风之后,血精灵学会了一种暂时缓解魔瘾的办法——抽取他人的魔法能量——既包括法力龙也包括恶魔的邪能。上瘾后无法补充魔能的后果是可怕的,探险者当年在奎尔丹纳斯岛上随处可见变得失心疯的精灵。

奥术的使用与人类命运的起伏关系,到黑门纪元三十余年后暂告一段落。目前,最高人类法师代表是吉安娜·普罗德摩,政治家出身的她经历了太多,也思辨了很多,与萨尔一样,足够成熟。

至于血精灵的命运,有一个很乐观的总结:“随着基尔加丹的失败,先知维纶以圣光之力净化了太阳之间。血精灵重新以太阳之间作为魔法能量来源,已经摆脱了自身的魔瘾。”

圣光的信徒走偏后的“净化”,与不受桎梏的奔腾元素之力同样可怕,德鲁伊们也因为他们的嗜睡付出了代价。

所有的魔法都致瘾,因为魔法与权力、科技一样,是力量。很少有人在掌握一种力量后不对它产生依赖,也很少有人在力量的起落过程中,能性格如一,始终保持初心。

在“魔兽”最新的故事中,艾泽拉斯的主流种族似乎集体倒向实用主义,信奉“所有的法术都是实力,不管蓝光绿光,能杀敌就是好光”,于是他们开始推广使用恶魔之力——即邪能。

一位跟上层精灵修习过奥术,追随半神塞纳留斯学过自然之力,最后彻底倒向邪能的暗夜精灵,说过一句名言: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后记

v5游史馆以奥术为脉络梳理的魔兽简史,至此告一段落。接下来,预计将推出从“走偏的正义:光与影的共生史”“创世泰坦与虚空大君的精神世界”等角度叙述的艾泽拉斯史话,敬请订阅。